您的位置 : 首页> 初九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初九 已完结

初九

作者:佚名分类:总裁

嫁给梁栎的第二天,家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男人堂而皇之地坐在沙发上,洁白的衬衣一丝不苟,扣子工工整整地系到最上方。 初久清楚地听见身旁的丈夫,恭恭敬敬地喊了声“三叔”。 撞进那双深邃的眼眸,她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 后来,她成了这个男人的禁脔,躺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展开

初九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八章            初久恍神,赶紧让自己清醒过来,打消刚刚可怕的念头。            细长的双腿,熟稔地盘着他的腰,她主动用下体去蹭他,脸上痛苦的神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甜腻的笑容。            她一手撑着洗漱台,一手伸向男人裸露的胸膛,指尖停留在心脏的位置,勾画一番,末了,凑至他耳边轻轻说道,“三叔,要记得我。”            没有揣摩她话里的意思,他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她的身体,深深地进入又彻底地抽离,痛苦和欢愉充斥着她的全部感官。            初久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生怕自己柔弱的身体被他撞得支离破碎。他的进出又快又猛,却又不是纯粹的发泄,带着十足的技巧,让她欲生欲死。眼睛里蓄满了泪水,连呻吟都来不及发出,像搁浅的鱼,张着嘴汲取呼吸。            他突然停下了动作,抱起她来到花洒下。初久背对着他,脸颊与胸脯贴着冰凉的墙壁,她闭上眼睛,感觉到男人坚硬的阴茎从后面嵌入了自己的身体,这样的体位让她有些不适,她下意识地想要挣脱。            手臂不小心碰到了花洒的开关,冰冷的水流倾泻而下,与身体过大的温差让她失声尖叫,更加奋力地挣扎起来,可身后的男人宛若毫无察觉,吻着她的脖颈,像是宣告主权,在女孩儿白皙的肌肤上吮出一抹抹印记。            火热与寒冷交织重叠,如狂风骤雨般席卷而来。连接不断的快感让她彻底没了力气,失了神智,软绵无力的身体任由他主宰,高潮的余韵还未消退,他又抬起她的腿,进入得更深更快。            陌生的失禁感让她稍稍恢复了意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极致的快慰令她恐惧,她哭喊着求他停下来,“不要…三叔…求你…”            “啊…”一股温热的水流不受控制地从下体喷涌而出,那一刻,整个人仿佛被抛向了云端,又缓缓坠落,所有的一切都远离她而去。            只有无穷无尽的欢愉。            …            心里藏着事,这些年她一直靠安定续命,很少睡得这么沉。可能是昨日的交欢太过激烈,她竟然一夜无梦。            “年轻人有野心不是件坏事。”            男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还未来得及戴上的腕表,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向来无波无澜的目光带上了一丝嘲谑。            他轻笑,“但没有分寸就有些不懂事了。”            明亮的光线投射在他深刻的眉骨上,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可他只是那么随意地站着,整个人依旧透出一股无形的威严。            是种不容反抗,不容辩驳,心甘情愿臣服的气场。            他转过身,看见床上醒来的人,一脸的迷茫,单纯无害。神色也跟着变得柔和些许。            梁胤走过去,扶正她从肩膀上垂落下来的系带,瞥见女孩儿肌肤上遍布的青青紫紫,手指安抚似地划过她锁骨处颜色最深的吻痕。            瞧他正人君子的模样,连眉眼都温润多情了不少。西装挺括,搭配讲究,洁白的衬衣不见一丝褶皱,哪有昨日如野兽般的残暴。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要去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不过奥斯卡也真该给他颁一座小金人。初久不禁腹诽。            他按着她的后脑勺,俯身吻她,初久偏头,竟躲开了他。            初久被自己这本能的反抗吓住了,她赶紧跳下床,胡乱地矫饰道:“我还没洗漱。”            洗完澡出来,初久发现他还站在卧室,直直地看着她。仿佛自己的一切都暴露无疑,悲惨晦暗的过往,藏着掖着的阴虞算计,以及在他看来昭然若揭的可笑心思。            被他又深又沉的目光打量得浑身发毛,初久不由地往后退了两步,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不工作的吗?”            他终于敛起目光,答非所问:“收拾好了下楼吃早餐。”            “…”            说是一起吃早餐,初久看他只喝了半杯黑咖,盘中的三明治丝毫未动,一旁的手帕,刀叉也摆放得整齐。反倒是正为了走秀而减肥的自己,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整个。            梁胤把目光从平板的设计图上移开,抬眸看向她。眼神交汇的那一瞬间,初久的心倏然跳了下。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初久眨眨眼,无厘头道:“三叔,您在减肥吗?”            梁胤起身,提醒她:“已经上午十点了。”            意思是他这种,就算前一晚纵欲过度也依旧早起的严于律己之人,已经吃过早餐了。            语罢,又伸手抹去她嘴角的面包渣,似笑非笑,“注意吃相。”            “…”            司机把她送到拍摄地点,下车前,梁胤交代她了一件事,以后住家里。            直到那辆黑色的辉腾绝尘而去,初久还愣在原地,脑海里只剩下“家”这个字眼。            …            休息的间隙,初久一边听小助理讲娱乐圈的八卦,一边打瞌睡,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揉揉眼睛,问道:“今天几号了?”            “小久,昨天是圣诞节,你忘啦?”            初久沉默了片刻,喃喃道:“这一年就要结束了啊。”            小助理显然不知道她在感慨什么,沉浸在新年到来的喜悦里,乐呵呵地打趣说:“小久明年要大红大紫,以后要一直走花路哟!”            初久淡淡一笑,却无法被她的喜悦感染。自嘲地想,又捱过了一年,命可真大。            

初九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初九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初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