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暴风雨藏在教室里的小游戏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暴风雨藏在教室里的小游戏 已完结

暴风雨藏在教室里的小游戏

作者:昝又儿 柯弘名 宋栾分类:校园

为了完成魔鬼李老师布置的小组作业,身为组长的昝又儿只好约上其他四名组员一起到学校里商讨。   为什么不选咖啡馆或者其他地方呢,因为她的组员中有两个特别爱闹腾,平时上课也是他们话最多。   自从上次去肯德基被邻桌的小姐姐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瞪以后,又儿就不敢再和小组成员去什么娱乐场所,不管是KTV也好聚餐也罢,要知道她的脸皮子是最薄的了,况且打扰到别人也是非常不好的行为。   思前想后似乎只有周末的教室最适合完成任务,提前一天通知了他们四个,又儿早早地就到教室去准备材料。   这次的小组作业是观测蚂蚁沙巢,之前已经到网上订购了一个蚂蚁生态箱,但他们四个都推脱自己没有时间,所以开始的观测都是由她自己一个人完成的。   不过小组的总体观测心得她不可能帮那四个什么事也不做的男人写,把生态箱放在讲桌上,又给蚂蚁们喂了食物和水,又儿坐到自己的位置等待四个组员的到来。   似乎过去了一段时间,昝又儿想掏出手机来看看现在几点钟,却怎么找也找不到。   “我的手机跑哪里去了啊啊啊!不会被我弄丢了吧……”   她的书包放在腿上被打开来,里面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的。   又儿抱着脑袋怨念地小声呼喊,用头往桌子上泄气似地砸了几下,最终还是决定原路返回去找找有没有掉在路上。展开

暴风雨藏在教室里的小游戏_精彩章节试读:

      你要是不想和他做,和我做怎么样?              外面大雨的程度一点也没有减轻,反而愈演愈烈,将衣服穿好以后经过窗前,昝又儿看见外面漆黑的一切,总觉得有些阴凉。              下雨天最好待在暖暖的被窝里,玩着手机或者看剧什么的,虽然教室里不怎么温暖,还有四个男生和自己一起,不过比起在外面淋雨要好多了。              时间是晚上20点05分,不知道为什么在昝又儿脱了一次衣服以后,四个男生莫名地沉默下来。              杭霁允手中一直拿着一支香烟转来转去,在昝又儿的再三要求下江泰然才穿好外套,柯弘名的下身藏在桌子后面,而游戏的提出者宋栾则是轻轻地洗着牌,一言不发。              昝又儿有些奇怪,为了活跃气氛调笑:              “你们干嘛都不说话,是不是想回家找妈妈啦?”              提到妈妈,江泰然首先想到的就是母乳,他的妈妈早就在他三个月的时候就去世了,家里只有那个花天酒地的糟老头子在,要不是看在他每个月都会给自己生活费的份上,自己早就一个人跑出去了。              他从小就是被奶粉养大的,几乎没有被母乳喂养的他对乳房的依恋也非常深刻,所以他才喜欢那些巨乳的女生,不过他对乳房形状和手感的要求特别高。              乳晕太大的他不喜欢,下垂的也不行,想当初他看了一部日本18禁动漫,里面的女主角乳房最起码有J罩杯,他差点当场呕吐,所有的东西不是越大越好,刚刚好才是最完美的。              因此即便隔着内衣揉捏,阅人无数的他也能知道,昝又儿的胸是极品。              听她这么一说,他的眼神就飘向昝又儿的胸部,而突然想起江泰然母亲已经去世的昝又儿立马转过头看向江泰然,江泰然也随机应变换了个黯然神伤的表情。              这让一直把他当弟弟的昝又儿愧疚地不得了,母性大发的她抱住江泰然,摸摸他的头小声安慰:              “对不起哦小泰然,我不是故意的……没关系呢还有我在哦~”              伸手环住她的腰间,把脑袋放在她的胸上蹭了蹭,江泰然成功偷吃到豆腐,抱住她就不想撒手。              一本书丢到江泰然头上,他吃痛地抬起头揉着脑袋。              始作俑者柯弘名放下丢书的手,云淡风轻地说:              “你们再这样如胶似漆地抱着,干脆到旁边脱光衣服做爱好了。”              昝又儿看向已经疼到泪眼朦胧的江泰然,心疼地皱着眉给他揉脑袋,她凤眼圆睁瞪向柯弘名,捡起那本书还给他:              “你这个人思想不要这么龌龊可以吗!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呢?”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他都快把脑袋钻进你胸里了,那么喜欢怎么不干脆抱着吃呢?”              她原本想好好和柯弘名说话,可是这人不但不改,还变本加厉,她的拳头已经握紧,朝柯弘名脸上挥了过去。              柯弘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往自己身前拉:              “你要是不想和他做,和我做怎么样?我不嫌弃你没经验,你要是喜欢,我们还可以当着江泰然的面做——”              “你吃醋了吗?”              宋栾突然插话,他把牌放到桌子上,抬眼望着柯弘名。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一点也不正常,他放开昝又儿的手腕,皱着眉头回望宋栾:              “你长到17眼睛就已经瞎了吗?我吃谁的醋?”              宋栾把昝又儿温柔地拉回座位上坐好,轻轻抚摸她被柯弘名捏红的手腕,眼神犀利地看向柯弘名:              “如果没吃醋,那又儿和谁拥抱关你什么事呢?她喜欢和谁抱就和谁抱,想和谁做就和谁做,那是她的自由……轮得到你来管吗?”              柯弘名脸黑了起来,他面露愠色,杀气腾腾走向宋栾,宋栾不为所动,要打架他可奉陪。              “够了!”              带着哭腔的低喊在两人身旁响起,两人转过头去看见泪眼婆娑的昝又儿,一时间都慌了神,柯弘名赶紧过去拉着她:              “对不起…我…我太冲动了,不要哭好不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手足无措地擦着又儿脸上的泪水。              柯弘名从没见过昝又儿哭,也没想过自己会把她弄哭,自己容易冲动是事实,可看见她和江泰然那么亲密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已经忍了好久没说话了。              杭霁允在旁边一直嘿然不语,看见昝又儿哭,他手中的烟被折断,走到昝又儿旁边,拉开柯弘名的手把她抱起来坐回座位上。              强行将她摁在自己怀里,任她的泪水把衣裳打湿,他眼睛里带着煞气:              “她想做什么都可以……管好你自己。”              “柯弘名你裤子都没穿好,还把又儿给弄哭了,好过分!”              将他的位置霸占,江泰然拉起昝又儿的手腕对着上面的红肿轻抚,时不时还吹着气。              宋栾对这个现在场面一点也不奇怪,又儿是他们的团宠这件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怎么闹都可以,前提是不能让又儿伤心,这是他们之间默认达成的共识。              柯弘名根本不在乎其他三个人对他是怎么想的,又或者怎么指责他,他只知道自己就像个八百年没见过世面的愣头青,对哭泣的昝又儿一点办法也没有。              刚才如此嚣张的气焰恍若丝毫不存在,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哄昝又儿开心,只要她不哭,让他怎么样都行。              但又儿只是伤心了一小会儿,她其实一直都很想帮柯弘名纠正他的那个怪脾气,可是每次话说不到几句他又会呛起来,总是让她气得不行。              要不是看在他也不算烦人,小组的商讨也都会准时来的份上,她早就想踹他几脚了。              她擦擦眼泪,从杭霁允的怀中坐起来:              “我没事啦,只是手有点疼,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起来……好奇怪,大概是我手机离开我太久了嗷!”              昝又儿强行让自己开心起来,然后对宋栾他们三人道谢,想要坐回自己的位置,却被杭霁允拉住:              “坐我旁边。”              他这样说着,把隔着一条道的椅子拉了过来,放在自己和江泰然中间,示意昝又儿坐下。              看了看对面满脸愧色的柯弘名,昝又儿咬着手指思考了几秒,听杭霁允的话坐到那把椅子上。              让宋栾和柯弘名坐一块还真不是什么好想法,又儿不想让他们再吵起来,试探性地问了下柯弘名:              “你坐那里可以吗?先把裤子穿起来吧外面越来越冷了。”              没想到柯弘名一言不发乖巧地坐到椅子上,虽然刻意往旁边挪了一下远离宋栾,然后让江泰然把自己的裤子递过来。              一一穿好,像个小孩子一样提了提裤子,然后带着我很听话对不对不要难过都是我的错的眼神看向昝又儿,虽然他没说什么,却还是让又儿看出了他的意思。              “好啦好啦,我们继续吧,我没有生气啦~”              对着柯弘名粲然一笑,朝着另一边笑颜如玉的宋栾,摆摆手让他继续发牌。            

暴风雨藏在教室里的小游戏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暴风雨藏在教室里的小游戏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暴风雨藏在教室里的小游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