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Music Chair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Music Chair 已完结

Music Chair

作者:佚名分类:言情

“二十岁谈恋爱就像在玩抢椅子,总有许多时光任人挥霍,然而到了三十岁音乐戛然而止,每个人都开始坐下,我害怕成为唯一站着的人,于是我想嫁给我现在丈夫,因为他是离我最近的椅子。” 赵昳出轨了宋从业。 赵昳想,她的婚姻像是一把锁与另一把锁,是一堵墙与另一堵墙,更是一个家庭与另一个家庭。婚姻比爱更多的是责任,是互补的两个人磕磕绊绊地前行。 宋从业让赵昳知道了,错误的婚姻在于没有找到对的人。展开

Music Chair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九章.结局      赵昳又怀孕了。            周沁听说这消息时,正坐在一家茶餐厅里,望着对面小腹有了弧度,一脸幸福满满的小女人,啧了一声。叫了杯柠檬茶,两人说着说着就谈到了将来的打算。            “阿沁,你最近有喜欢的人吗?”赵昳摸了摸身边正乖乖捧着牛奶杯的儿子,关心道。            周沁一愣:“我哪有时间谈恋爱,跟你吃顿饭的时间还得挤半天啊。我爸妈倒是成天催我相亲,相亲相亲,就像是两道长长的队列,而我没什么排队耐性。”            见赵昳越来越幸福的模样,她打心眼里高兴,虽然依旧厌烦相亲,但对婚姻还是改了观,不过看人时还是得提高警惕。周沁又望了眼刚过三岁生日的宋心炜小朋友,小朋友刚才叫她“姨姨”时,她心都快化了,忽然对赵昳这个女强人接下来要说的话少了许多惊讶。            只听赵昳说道:“阿沁,我辞职了。”            宋心炜小朋友嘴角留着一圈牛奶印,跟对面的姨姨一样看着妈妈。小朋友理解不了妈妈的话,小手轻轻拉了拉妈妈的手臂,问:“妈妈,什么是辞职?”            周沁阿姨热心解答:“小宝贝,就是你妈妈会有更多时间生小妹妹跟陪你。”            宋心炜小朋友顿时乐不可支。赵昳见儿子手舞足蹈的模样,赶忙接过他手里摇摇晃晃的牛奶杯,无奈又甜蜜地望着他。            “要给妈妈和妹妹弹刚学的大黑黑。”大黑黑是家里的钢琴。            说着,开心地把双手搭在餐桌上,装作面前摆放的是家里黑漆漆的雅马哈钢琴,滴滴答答地弹奏起来。            赵昳跟周沁都被孩子给逗笑了。待儿子奏毕,赵昳凑下脸颊亲了亲他白嫩的脸蛋,夸赞他弹得真棒。            小朋友立刻把手放在妈妈的裙子上,摸了摸妈妈的小腹,爸爸说他出生前就住在这里。他小心翼翼地问赵昳:“妈妈,妈妈,妹妹也喜欢吗?”            赵昳笑笑,低着头与儿子抵额,轻声细语地跟孩子玩闹起来,宋小朋友咯咯笑出声。            孩子烦的时候是真烦,吵的时候是真吵。眼下周沁只觉得孩子太可爱了,只想把眼前的小朋友抱回家养。            三人就在周沁工作的商场就餐。午饭过后,周沁回商场工作,赵昳没开车,周沁问要不要送她,赵昳摇头,说过会宋从业来接。            三人刚下扶梯,便遇见了老熟人,同时周围还围了不少人。            钟鸣跟任潇潇在吵架,在场的还有另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被钟鸣揽着。            看肚子,任潇潇又怀孕了。周沁站在一旁,啧了一声,低声跟赵昳说道:“听说钟鸣没跟任潇潇结婚。”            赵昳有些惊讶,离婚后她忙于治疗、工作跟宋从业,倒没什么心思关心旧情。            周沁望着一脸淡漠的钟鸣,嗤笑一声:“我真没想到他这么花,离了好。不过这任小三也是,一心想走捷径,却没想到是条艰难的捷径吧。”            宋小朋友吃过午饭后,开始犯困,脑袋靠妈妈肩上不停点头,懵懵懂懂不知两人谈论的内容。赵昳见儿子累了,无意八卦,刚想抬步离开。恰好钟鸣也不耐烦要走,两人同在一个方向,又是旧识。            钟鸣手一顿,松开了一旁的女人,让她留在原地。任潇潇眼尖,很快顺着钟鸣的视线发现了赵昳的身影。            赵昳赵昳,自从离开钟鸣以后很快嫁给了英易的宋从业。但无论如何,赵昳远走了,却没想到钟鸣这个王八蛋居然不娶自己。上一胎生了个女儿,钟鸣妈妈没给过她好脸色,更别提让钟鸣娶她。她虽从怀孕起住在钟鸣家中,但只要一提结婚,他就要甩脸色。今天追到商场,才知道他又有了新欢。            钟鸣一家人没少念叨赵昳。起初是骂,后来是比较,最后是不甘,而她成了不甘的发泄品。她在钟鸣一家人眼中处处不如赵昳,她挤掉赵昳不是为了给钟鸣一家当牛做马。可转念一想,如果没有她,出轨的赵昳怎么能这么快离开钟鸣嫁给宋从业。            见钟鸣逐渐走近赵昳,任潇潇决心挺着肚子上前。            钟鸣不想承认,赵昳再婚后过得比之前好。他拖着不结婚,也是怕有了比较。赵昳当初不孕,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痊愈,她却依旧按时治疗。而他不持久的问题从一开始就放弃了,他想要的是及时止损,而非耗时耗力。他想过要做个体贴大度的丈夫,然而他还是太计较了,结婚当初也太过高估自己了。            现在看着小腹微显的赵昳怀里抱着的小子,心里止不住苦涩。            他长得真像赵昳,尤其一双狭长的凤眼。尽管不愿意联想,他长得也像宋从业,从小身上就有股女人会喜欢的气质。            偶遇前夫,赵昳没有什么好躲的,她只是嫌麻烦。            周围凑热闹的人渐多,周沁让人散了。            这时候,钟鸣仍在盯着满脸困意宋心炜小朋友,避开赵昳的视线。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冲动就上前来了,他想跟赵昳说说话。            他问,孩子多大了。            赵昳不卑不亢,笑道:“刚满三岁,妹妹也有三个多月了。”            “儿子像你。”            赵昳淡笑:“也像他爸爸。”            钟鸣还欲多言,任潇潇却走上前来,眼眶红红,想拉着赵昳的手,却被周沁一个冷眼给缩回去。            “赵姐,你帮帮我,你劝劝钟鸣吧。他整天不着家,在外边鬼混,”说着,任潇潇剽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女人,继续说道,“你也有孩子,女儿在家每天都问爸爸怎么不回家,我心里特别难受。看在我曾经促成你跟宋董在一起的面子上,你帮帮我……”            任潇潇一闹,宋心炜小朋友睡得不安稳,半睁着眼睛望着眼前姿态放低,语气却咄咄逼人的任潇潇。嘴一撇,委屈哒哒地回身抱紧妈妈的脖子。            赵昳一笑,秀眉挑起,正欲反驳。一双男性的大掌温柔地抚上她的肩头,男人顺便从旁接过了怀里的儿子。宋心炜小朋友见是爸爸,也不委屈了,软软地叫了声爸爸。            见来人是宋从业,除赵昳外,几人也纷纷叫了声宋董。            宋从业近四十,一如既往不减英俊,当然,赵昳依旧风姿绰约,也许是天性使然,赵昳很注重保养容颜。宋从业眼角有些笑纹,但反倒有种成熟男性独有的韵味。            前段时间,他从CEO的位置上退下,把公司交给亲信打理。虽然也忙,但不比以往,总归有更多时间享受家庭生活。            老婆生了二胎,他们的小家庭也就步入了稳定期。但稳定也就意味着更容易疲惫,更容易被趁人之危。            宋从业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几人。            赵昳一笑:“你怎么上来了?”            温柔的眼光触及妻子的小腹,柔声道:“怕孩子闹你,你不方便,过来接你们。”            周沁被甜蜜的两人弄起了鸡皮疙瘩,她看了看腕表,见离午休就快结束,赵昳老公也来了,她匆匆告辞离去。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钟鸣先开口:“宋董,好久不见。”            钟鸣所在的远宏与英易没什么合作。宋从业点点头,又瞄了眼神色复杂的任潇潇,问他们有什么事。            钟鸣心里自觉已经低了宋从业一等,自然不愿多说,只搪塞道:“一点家事。”            宋从业笑了笑:“哦,家事就不必找赵昳了吧,毕竟你们也不是一家人,况且我相信钟总不至于一点家事都处理不好。是吧老婆?”            赵昳在一旁附和点头。            杵在一旁的任潇潇心里只有说不出的滋味。她不敢在宋从业面前多做要求,只能用哀怨的目光盯着赵昳。            临走前,宋从业忽然转身,目光在任潇潇身上流转了几秒,看得任潇潇有些脸红。            “任女士,恕我直言,你的三观似乎跟我太太相去甚远,请自重。”            任潇潇一僵,钟鸣脸色早已难看。宋从业话里话外都撇清“他们”与“他们”的关系,一点也不讲情面,话虽委婉,但从他口中说出,只会让人倍感难堪。            钟鸣跟任潇潇的彼此间的埋怨、厌恶变成了憎恨。            宋从业将儿子放在后座的安全座椅上,回了驾驶座开车。钟鸣一家对于他们而言只是过去式、只是插曲。谁会放着幸福日子不过,整日盯着不幸的过去叹息。            “老婆,今晚想吃什么?”宋从业等着红灯,朝一旁低头看手机的赵昳问道。            赵昳很快抬眼,望着对方含情脉脉的双眸,比着口型小声道:“吃你。”            宋从业搭着方向盘,眼中笑意更深。明明怀着孕,看着他自行解决,还来撩拨他。            好几晚,他就坐在床沿,拥着她,亲吻着她雪白的肩头、颈脖,合拢着她的大腿夹住他的肉棒,来回抽插。每次她都喊累,却不知悔改。            过会,车子继续前行,宋从业提议道:“下午不用到公司,我在书房开会。今天累了吗?医生说得多走走,不累四点我们去超市看看怎么样?”            “好呀。”家里有做饭的阿姨,然而赵昳还是喜欢自己捣鼓。想起了什么,赵昳又问:“听说LEO的项目出问题了?”            “有个副总,”宋从业难得语塞了几秒,“你知道孙芷菲吧,一个明星,有人把她推给我,查出来是负责LEO项目的那位。他一反常态急着讨好我,原因是在项目里弄了手脚,我们内部开了会,也做了决议,暂时让LEO全权负责。”            赵昳点了点头,思量着宋从业的话。宋从业又道:“老婆,还记得我以前打算帮你积累人脉吗?为的是有一天你能随时上位。”            赵昳皱眉,问:“你居然这么看重我?”            “可能,”宋从业坏笑了一下,“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就在赵昳跟宋从业打情骂俏的时刻,后排传出了声音。宋心炜小朋友从一开始就在思考晚餐的问题,他不想当贪心的小朋友,于是捧着小脑袋坐在座椅上认真思考了半天,终于抉择了一道菜,手舞足蹈道:“妈妈,要吃虾虾。”            两人都有些忍俊不禁,对视一笑,脸上洋溢着温馨与幸福。            宽敞的马路上,一辆黑色沃尔沃在车海中行驶着。秋日的午后不算酷热,车窗开着,秋风穿梭在其间。            一家四口在路上,并且将继续走下去。                  已完结                                                                                     

Music Chair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Music Chair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Music Chair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