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倒挂金钟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倒挂金钟 已完结

倒挂金钟

作者:娟子 吟子 强子分类:言情

娟子:今年25岁,还没有生小孩的|乳|房饱满而坚挺,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到小腿的裙子下露出白晰修长的小腿,一双嫩嫩的小脚穿著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著。上身穿著件红色的T恤,柔软的布料贴在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没戴|乳|罩,丰满呼之欲出的|乳|房让人浮想联翩,身高一米六六的身材苗条而丰盈;洁白细腻的皮肤光润如玉;鸭蛋型脸盘,高鼻梁,细长的额头下面,一双清亮的明媚如秋水的大眼睛含情默默,她气质高贵,举止温柔文静,有一头到腰美丽绣发。   她从小就喜欢体育运动,舞蹈,因此看上去比其它的女孩要键壮但不雍重,身材不亚于现在的好多明星,虽然已结婚,但绝对是个标准的美女级女孩。   今天她受吟子邀请,去东方大酒店与七年未见少年时最好朋友吟子,及吟子男友强子相见,她别提多高兴了,吟子电话告诉她,强子是个标准美男子,身高1.85米,身体强壮力大如牛,每晚在三小时内都要做五次爱才肯入睡觉,吟子笑喜喜告诉她强子荫茎葧起后有18.5厘米,娟子真想见见他们。   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去她所受的苦难和痛苦叫她永展开

倒挂金钟_精彩章节试读:

      (九)        有一天晚上,庆太公司有事,他迟了时间才回到家中。他站在门外敲门好一阵子,妻子却没有出来开门。他拿出身上钥匙开门进入,法子才颜色仓忙来到门前招呼。起初他毫不在意,或许妻子正忙着整理屋内无遐赶来迎接,屋内虽有灯火照明,但是微弱灯光是不足把屋内照亮一切。        屋内有一名年轻女子留在那里,她满脸通红神色羞怯,看到庆太回来后,神色匆匆打声招呼就离去。        男人十分闷纳,此刻已过插花时间,为什么她仍逗留家中。        那女孩子名叫大村秀子,二十岁左右年纪,皮肤白皙富有弹性,容貌还长得标致,一副讨人欢喜模样。她见到庆太表现出极不自然迹象,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就先告辞,庆太真谓丈二和尚摸不到头。        “她做什么?这么晚还在我家。”“她是我学生,课堂上听不懂教课内容,所以特地留在此请我讲解,她天资迟钝关系吧!所以义不容辞教导。”法子回答丈夫这话同时,脸上一片羞愧通红。丈夫也没有留意。        庆太梳洗身体之后,夫妻二个人相偕进入床上,和往常习惯相若,庆太会先爱抚一阵后才会付之实际行动,把自己胯下Y具插入法子浪岤中。        可是就在他伸手进入妻子胯下之际——妻子浪岤早已泊出滛液,他有点讶异此景,本来在他手触摸妻子浪岤,法子她才会滛液泛澜神态疯狂,等到他“家伙”插入后才马蚤荡难挨。此刻怎么尚未刺激刚接触身体,法子就姿态疯狂扭晃不休,嘴里更是滛语不断,她今日怎会在短促时间就臻至高嘲。        庆太按捺心中的激动之情,他想着结婚已多时,法子还未有怀孕徵兆候,如果再不努力一点,恐怕会招人非议耻讥,于是在S精完后又力图振作,不久又鼓起余威,Y具一阵冲刺逞能,终于达到目的,第二度把J液射入到法手浪岤深处。        这件事经过四、五天后。庆太今日感到心头烦闷,遂找了一家餐馆小酌几杯,回到家中时间自然迟点。他敲起门,法子隔了许久才开启大门。只见法子穿着零乱,披头散发,连眼楮也充满激汤血丝,呼吸声更急促激烈。        庆太眼见妻子这般状况,脑波为之闪烁。她刚才在做什么事情,不然怎会如此狼狈模样。他满怀疑惑进入屋内。奇怪那个名叫秀子女子居然也在家里,和他打声招呼后旋即离开,好像做了亏心事,一副见不得人的姿态。        他疑惑丛生,这重要疑问莫非皆和秀子相关。庆太把事情前后左右思量,前因后果推测,妻子的问题定和这女人有关,否则她岂会羞于见人,前一次情形也和这相吻合。况且插花是极为精巧工艺,眼楮必须有明亮光线配合,但是屋内灯火昏暗,岂是法子所言为秀子补习课业讲得通的道理。        法子如今缩着身子曲蜷室内角落边,秀子离开前容颜通红呼吸急促,这一切推演意味着我未回到家前,她俩正做着某一种激烈运动……妻子刚才亦是一副兴奋高亢眼神……她们一定在做某一件工作,恰巧我回到家中断她俩行事。对!应是如此,只是二个女人在做些什么事呢?不管在做什么事情,做丈夫的我自然有权力问明事情的一切细节。        庆太先把法子斥责一顿,旋即追问秀子来此真正原因。法子百般无奈下,不得不说出秀子逗留家中真正原因,原来她们二人互通款曲,是一对同性恋人,乘着庆太不在家的时间把握良机,表达彼此爱慕之情……        得知妻子所说言由,庆太并未对法子大发雷霆之怒,只是轻描淡写几句,对象是个女人,而不是背着他勾三捻四红杏出墙。但是女人间能做什么“趣事”?他他内心疑惑满怀,既然妻子已经告之秘密,自已大可高枕无忧。        庆太没有把这事识为严重事件,那知这种顺其自然的后果,往后却种下祸根,变成畸形发展,这点到是出乎意料之外。        庆太放任的结果,女人们更恃无忌惮,日子平静一个月左右后,放纵“情趣”终于来临了,女人一时“性”起,就在屋内他的面前大搞“女对女”游戏,不把他的存在当做一回事,为所欲为狂态百生。        夏天来临了,秀子索性留在这里,晚上就和庆太、法子夫妻二人共同就寝,每到傍晚时候秀子就来到这里,法子索性在她来到后就关起门户,逐后大搞女人间变态“敦伦”之乐。        庆太坐在椅子上优闲遐思,法子和秀手就在蚊帐内“大战”起来。二个女人全身赤裸相拥,一阵长物后,紧接着又是肉体紧密依偎相互爱抚敏感地带,二名女人战的混然忘我,急促呼吸声夹带滛荡言语。        庆太眼见女人们色欲薰心,这股滛荡之气一直侵袭着他,他再也忍耐不住胯下悸动,迫不及待加入她俩行列。只见他分身乏术一副花蝴蝶姿态,一会在东一会飞西,“命根子”可叹应接不遐,泊水不能同时匀施,只好改变方式,用左右双手来雨露均分灌溉“蓬门”。在“努力有加”之下,终于使女人们达到高嘲升华。        事后不久,法子意犹未尽,自然要求丈夫多分一份羹,庆太义不容辞促成美事,俩人旋即大战一番。秀子眼见自己孤独落单,浪岤又在俩人敦伦刺激里马蚤痒欲火高亢。她不再客气插入其中,要求男人不要厚此薄彼。        夫妇二人看着秀子春心大动兴致勃勃,随即示意她躺在床上,法子把身体压住在她身上,和她热切吻拥,再把屁股抬高让浪岤门户大开,法子不时用手游移在秀子浪岤四周,她的手如飞舞蝴蝶一会在东、一会朝西,或则深入浪岤直捣秀子黄龙。        庆太站在法子背后,手握着粗大Y具,用一招老汉推车猛刺浪岤,“它”快慢有序,由慢至快由浅入深,八浅一深插岤法施展出来真谓火候纯青独步一时,他的双手也不闲着,一只探至法子胸前二颗酥|乳|轮流爱抚,一手跨到女人悸动无比二片大花瓣搓揉。        秀子虽然得不到庆太Y具滋润,却在法子殷勤侍候里点燃高亢欲火,这欲火熊熊点起……终于迸出第一度灿烂火花。        “舒服!手……用力……快……深一点……浪岤好……爽……美死我……升天……舒服……”秀子拼命叫喊,她的形骸更加放荡,她手强烈搓揉二颗酥|乳|,屁股一直往上挺起,迎着法子手指插岤……她脑海一片空白……兴奋高亢燃烧全身,嘴里滛语不断,眼中充满泪水,眼泪不是痛苦,而是秀子得到了震憾之高嘲,喜极而泣的表现罢了。        法子浪岤受到庆太Y具滋润,胸前二颗酥|乳|又被抚弄着,她忘情晃动全身,头左右激烈摆动摇晃,法子也达到快感颠峰……高亢欢愉飞得好高……好远……“插死我……浪岤美……死了……快……让我上天堂……用力干……岤爽……”秀子也在兴奋梦境喊着∶“岤……痒……舒服……用力……插……深……一点……”三个人同处欢愉时光,他们忘掉了尘世烦噪,只见男女三人身形放荡滛语四溅,披头散发G情感触,男人和二个女人全身湿透汗如雨下,法子和秀子浪岤更是滛水澎湃涌……沿着腿间泊溢。        游戏总是有个终点,庆太身觉胯下“家伙”已悸动非常,他使尽余勇努力冲刺,终于散尽取后光芒,一股浓郁J液实入法子浪岤花心深处。法子浪岤感受到炽热J液袭至,她彷佛得到莫大兴奋全身抖颤不已,口中发出欢愉呻吟声响彻云霄,法子已成马蚤荡的娼妓。        秀子在男人S精这一刹那神智恢复过来,眼见庆太如此不公平待遇,连忙翻身把男人犹是粗硬男根用口送入口中,回味甘美滋味,她使劲吸着,一副爱不释手不到一滴不剩绝不松手模样。        庆太被秀子吸的猛浪爽不堪言,从喉咙里喊“哦……”声不绝于耳。不久,雨后天青一切臻至平静,这平静只是一时,三个人畸恋发展至今日渐至成熟期,也是庆太和法子婚姻生活变数之开端……有一天晚上,秀子来到法子家里。法子恰巧只身前去澡堂洗澡不在家中,她喜形于色内心高兴不已,秀子想今日良机不可再失,法子姐姐人不在家中,天赐良机要我和庆太独处,我无须顾虑法子和我争夺庆太Y具,今日我能完全得到男人无微不至从头到尾滋润,她直接朝向庆太方向来。        男人正坐在滕椅上专心看些书籍,秀子不加思索来到男人身旁,秀子衣着稍有讲究,脸上又薄施脂粉,她露出娇媚姿势吸引男人注意。      

倒挂金钟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倒挂金钟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倒挂金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