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被胁迫的女警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被胁迫的女警 已完结

被胁迫的女警

作者:白艳妮 吕新 吴锦分类:言情

“白艳妮,XZ市丰花园派出所所长,警衔是警司,42岁,寡妇。丈夫孙雄在执行任务时中枪牺牲。白艳妮,本人身高170,胸部偏小,只有31,B罩杯,双腿修长,脚小,穿36码鞋。身边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女儿孙丽莎,16岁,性感尤物,身高178,胸部34D,双腿修长,也是小脚,穿36码鞋,在一中上学,模特队和拉拉队队长,14岁时与高中篮球队长吴锦发生性关系,并留下照片。”   “靠,锦少,孙丽莎和你那叫发生性关系吗?分明是你强J嘛!”吕新看着一个记事簿的记载,骂了一句。   “就算强J吧,孙丽莎个贱货,裙子那么短,摆明勾引我,后来她妈抓了我,诬陷我强J。不就是想让我爸掏钱嘛。真贵,给她女儿开包,花了我爹整整50万。”吴锦嘴里叼着烟,漫不经心地说道。   “孙丽莎出来了,动手吗?”吕新问。   吴锦的目光在一个带着小孩的少妇的臀部上,没有移开,说:“这里虽然是小路,人还是有点多,等等吧。很快就要天黑了,她要坐的游2路公交车要过10分钟才能来,上了车再下手。有照片,她飞不了。”   两个年轻人,站在马路边上,滛邪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公交站台上一个很漂亮的花季少女。不错,那个少女就是孙丽莎。   “妈,到家了吗?我刚离开学校,今天排练新的健身操,所以回家要晚一些。车来了,我上了车,最多半个钟头就可以到家了。把饭准备好啊!”穿着合身的深蓝色校服套裙,肉色连裤袜加上白色中筒棉袜,漂亮的孙丽莎挂了电话。她不知道,两个色魔离她越来越近了。   车到站了,孙丽莎和带孩子的少妇前后上了车,因为是末班车,乘客很少了。那两个青年也上了车。再加上司机和两个老头,车上一共才8个人。这个时候,天黑的差不多了,路灯全都亮了。   孙丽莎刚刚找了一个靠后门的座位坐下,一个男人挤到了她身边的座位坐下:“莎莎,好久不见,更漂亮了。”说话正是吴锦!展开

被胁迫的女警_精彩章节试读:

      办公室的恶梦2              “好了,我小解完了,完放开我的脚,让我穿裤子!”白艳妮轻轻地对吕新说。第一次站着撒尿,一只脚被拽了起来,难以保持平衡,所以尿地周围都是,尤其是最后一点尿液,顺着下身滴在了大腿上,白艳妮只希望吕新赶快放手,好让自己擦掉。              “真的尿完了?尿完了就不想做点别的吗?想想看,在男厕所偷情,是不是比上一次泳池里的偷情更加刺激……”吕新小声说着,自己小身已经坚硬挺拔的R棒,已经伸进白艳妮的两腿之间。吕新从白艳妮的背后,将自己的R棒慢慢地插进了白艳妮的阴沪。之前已经兴奋起来的阴沪,此刻如果孩子的小嘴张开着,等待R棒的爱抚。吕新的R棒在她的荫道口慢慢摩擦,估计荫道已经湿润后,慢慢地一点一点把R棒向里插,越来越深,直到完全没入。这个过程中,刺激不是太剧烈,白艳妮还可以享受到X爱的快感,但到了R棒完全插入之后,吕新突然发力,全力进行抽锸,女警官的荫道此刻条件反射性地收缩,增加了抽锸的阻力,同时也加大了下身波及全身的刺激,还伴有相当剧烈的疼痛。              “不要,不要,好痛……求求你,快住手……”白艳妮轻声地呼喊,在男厕所内,她哪里敢大声,之前她拼命忍耐,可现在哪里还忍得住。吕新哪里管她,她求的越低声下气,那种蹂躏高级女性所特有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油然而生,吕新自然抽锸地更加猛烈。巨大的疼痛感和性快感充满全身,白艳妮拼尽全力地忍耐使这股力量无法宣泄,她心里明白,忍的越久,能量积聚的越多,最后爆发的越厉害。白艳妮内心充满了恐惧,当这股滛秽的能量完全爆发时,自己肯定会像一个发情的母狗一样,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羞耻的事情来,这里是公安机关,自己怎么可以破坏严肃的人民警察形象呢?              白艳妮感到自己看是虚脱,身体开始摆脱了自己的控制,唯一还清醒的意识,无法把命令发布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器官。尤其是芓宫,居然不争气,而且是很丢脸地分泌着祈求男人蹂躏自己的滛水,确切的说,是可以让男人 的竃头无比兴奋的粘稠液体——阴经!吕新的抽锸运动突然停了下来,白艳妮松了一口气,不过R棒没有抽出来,吕新把自己的鸡笆猛的一插,全部进入白艳妮的阴沪。他换了个操法,不抽锸,而是让R棒在荫道内转圈搅动,这种翻江倒海地玩法,对于长久每有X爱,荫道紧缩的白艳妮,不知是天大的恩惠还是天大的惩罚。先是顺时针,再来逆时针,吕新这个时候也射了,R棒却丝毫没有软下来,J液、滛水、阴经,多种粘稠的液体在白艳妮的荫道和芓宫周围混合,既是润滑剂,又是粘合剂,可以让R棒搅动地更流畅,同时有让白艳妮的荫道开始收缩,使吕新的R棒更加舍不得离开。白艳妮很惊讶自己的双手居然还可以按住墙,因为她已经虚脱,全身上下除了下身的快感,已经感受不到其他的感觉,如今这个姿势,如同点岤一样固定了下来,白艳妮想改变姿势,全身麻痹地使自己支持不住,一下全身贴到墙上,脸、手、|乳|房都贴住墙。这个动作吓坏了吕新,差点失去平衡一起摔倒。作为惩罚,空闲的手掐了白艳妮的屁股一下:“小马蚤货,别吓人玩啊。是不是累了,我来给你干一炮,提提神!”              这个时候厕所门响了,一个男警察唱着歌进来撒尿。一听声音,是派出所的小王。白艳妮靠着墙,连大气都不敢喘,万一自己的下属发现可怎么办?看到白艳妮如此紧张,吕新更加兴奋,之前还累的想停止,现在拢把力,在干一炮。猛烈的活塞运动再次开始,配合着小王唱歌的节奏,吕新的R棒抑扬顿挫地运动着。小王这泡尿还真够长,加上提裤子洗手,居然前后来个五分钟,可把白艳妮给憋坏了,差点窒息过去。终于,一股乱流,吕新又内射了。吕新感觉还有一炮,猛的用力把肉把抽了出来。噗哧!最后一炮射在了白艳妮的屁股上,白色粘稠物牢牢地粘在了她娇翘的屁股上。荫道内的J液和阴经回流,慢慢地从荫道口慢慢流出,白色的粘稠液体顺着女警官雪白的大腿,一直流到了小腿。白艳妮轻轻地喘着粗气,她拼尽全力想支撑着起来,把这些恶心的东西全部擦掉,可惜虚弱的身体哪里还听她的使唤。吕新为白艳妮套上了三角内裤,不过腿上、阴沪上、屁股上,所有的J液一点每擦。白艳妮感到自己的内裤立刻湿透了,裤袜也被套上了,也立刻湿透了,这个魔鬼,这自己穿着沾满J液的内裤和丝袜!警服裤子也被穿上了,吕新为她拉上了拉链,温柔地对她说:“怎么样,马蚤警花,上次享受了沾满尿液的裤袜,今天再让你享受沾满J液的裤袜。如果识相的话,就老老实实地穿一下午,下班的时候我来检查。如果你敢脱下来……今天的奶还没挤呢……回到办公室记得吃两颗催|乳|剂胶囊,否则明天挤不出奶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吕新拍拍白艳妮性感的屁股,满意的离开了男厕所。这里不能久留,白艳妮休息了几分钟,艰难地站起来,趁着没人离开了洗手间……              中午出去购物等活动的警察这个时候都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办公室。余霞在走廊看到脸色发红的白艳妮,刚想问问怎么回事,看到白艳妮似乎有意避开同事,就把话咽了下去。              白艳妮回到办公室,跌坐在皮椅上,疲惫地靠着椅背。天啊,这个吕新太可怕了!他到底还有多少的变态的手段要用在自己的身上。想到自己腿上屁股上还紧贴着那个男人的J液,白艳妮几乎要把午饭给吐出来!              这个时候,吕新又进来了!吕新和余霞等几个处理日常事务的警察共用一个大办公室,隔壁是民警值班室,专门接待有事的群众。白艳妮和张指导员都有自己的专门办公室,和大办公室中间隔着一个走廊。财务主任,也就是会计李丽霞自己有个办公室,不过那里平时只是放账目资料等,她坚持在大办公室也放了个桌子,说是办公方便,其实是为了和余霞等几个女警一起可以在上班时间聊天。派出所还有几间办公室,不过人员与吕新无关,他也就懒得研究位置情况了。倒是三楼,他发现那里的会议室,是个相当隐蔽的场所,平时除了集体看记录片,开会,没有别的用处。              “你,又进来干什么?”白艳妮冷着脸,盯着吕新,恨不得一刀把他恶心的鸡笆给割下来。              “别那么紧张啊,我只是来看看听不听话。”吕新把门关上反锁,走到白艳妮身边,“是自己脱还是我来效劳?”              白艳妮想到吕新的双手就发抖,只得自己慢慢地拉开裤子后面的拉链,把裤子褪到膝盖:“看看,都还是湿的,上面全是你的J液。”              吕新点了点头,白艳妮想把裤子拉上,却被吕新制止了:“可以一个上午只穿裤袜,现在还套上裤子干什么,就让裤子在膝盖上,坐到椅子上去。”              没有办法,白艳妮只好做到椅子上,裤子被褪到了膝盖。吕新这个时候,把一个摄像头安装到了桌子下面,正好是对准了白艳妮的下身,安装时吕新还做着详细的解释:“怕你太笨,对不准镜头,我特地安装的这种可转动镜头的,这样我通过软件就可以调整角度和焦点,你只要坐好就行。另外,我给你一个msn,以后按照我的要求上线,根据我给你的指令,穿上我要求内裤丝袜,或者什么都不穿……”安装好,解释完,吕新就离开了,根本不听白艳妮的任何辩解。              上午是只穿着丝袜,可下午虽然穿上了裤子,却被褪到了膝盖,而且内裤和连裤袜上全是J液。白艳妮痛苦地坐着,摄像头对着自己的下身,她感觉自己如同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她深吸了一口气,登陆了msn,上面只有一个好友,当然就是吕新。此刻,打开了视频窗口,白艳妮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有露阴癖的下流女人,因为她的下身,居然在摄像头前有了反应。              吕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和余霞、李丽霞还有其他几个警察同在一间办公室。因为吕新是新来的,办公室的桌子都安排满了,老张就在房间最里面的角落安排了桌子,原来老张想给他单独安排间办公室的,吕新坚持要和大家一起办公室,别的办公室更加拥挤,只好安排了这个临时办公桌。吕新对这个办公桌的位置相当满意,靠近角落,自己干什么别人都很难注意到,同时还可以观察其他人的行动,尤其是余霞和李丽霞,所有行动都在吕新的观察范围内。              吕新在自己的电脑上打开了视频窗口,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角度后,女警官白艳妮的丝袜内裤完全展现在了播放窗口中。吕新特地抓了几张清晰图,又录制了一段视频,发到了一个成丨人社区,和世界各地的网友一起分享女警官穿着丝袜的美腿和下身……              办公室的大钟敲了4下,所有人开始做下班前的准备,尽管离下班还有整整一个小时。李丽霞从休息室的冰箱里把自己去超市买的菜和水果拿了过来,余霞也从办公桌下把要带回去的警服丝袜装进了大纸袋子。除了值班的警员,所有人都忙着收拾东西,当然,里面不包含吕新。              电话铃响了,因为电话离余霞最近,她就兼职做起了接线员。“小吕,所长有请!”余霞笑容满面,老张早就交待过,这位大少爷,一定要此后好的,“真是奇怪,往常这个时候,白所长也要开始忙着收拾东西了,今天怎么这个时候叫你去上课啊!”              吕新笑笑没说话,就向白艳妮的办公室走去。他当然知道,是他在msn上给白艳妮下的命令。吕新进入办公室,白艳妮还老老实实地坐着。一下午,白艳妮的裤子都没有提上去,中间只有去厕所的时候,白艳妮提了裤子去的,回来后,没有把裤子拉下来,还没吕新在msn上训斥了一顿。              “嗯,很听话啊!裤子果然没有拉上去。”吕新把白艳妮拉了起来,把她的裤子向下一拉,裤子到了脚踝,“不过,在下午的这段时间内,你居然没有得到我的允许,就把裤子穿上。我不太高兴,你要接受我的惩罚。”              “我要上厕所,不得不穿上裤子,否则没法出门。”白艳妮不停地解释。吕新可不管这一套,三两下就把白艳妮的高跟鞋和裤子脱了下来,往地上一扔。白艳妮双手用力,想推开他,吕新哪里容她挣扎,他抓住白艳妮的腰,向上用力,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白艳妮刚开始还反抗,但是看到吕新铁定要和做嗳才满足,快要下班了,如果长时间不把吕新打发了,同事们肯定会怀疑。想到这些,白艳妮的动作也就不那么用力,在吕新的怀里半推半就地任由他把自己的连裤袜和内裤扒到膝盖。吕新这个时候也脱下自己的裤子,亮出鸡笆,多余的动作也不做,对准白艳妮的阴沪就插了进去。白艳妮没有心理准备,本来也以为吕新会像在厕所里那样,先调情再做,可吕新很反常的如此直接。              “不行,下面有点干,这么直接,太痛了!”本来阴沪就有点红肿,吕新的巨炮直插到底,直搅的白艳妮整个荫道里如同翻江倒海,“里面可能破了,你的巨炮摩擦起来,好疼啊,快……快停下来!”              吕新二话不说,就是剧烈的活塞运动,不一会,他发现自己的鸡笆抽出来时上面果然粘着血迹,一种破处的快感涌上心头。白艳妮疼得眼泪哗哗直流,不住地哀求:“求求你,快点停下来,我真的不行了,再插,就要出人命了!”              “宝贝,挺住,这么做对你肯定有好处。否则,中午干了那么猛的一回,我为什么下午还要再来一次?”吕新也累得够呛,说完这句话,自己差点岔气。为了让白艳妮高嘲,吕新暗自提了一口气,拼尽全力继续做活塞运动。              吕新也不敢相信,中午做了一次的白艳妮,居然还可以保持如此高的X欲,已经连续奋战20分钟了,自己都感觉有点顶不住,快要S精了,她居然还没要达到高嘲。不过,连续长时间得到X爱的滋润,此刻的女警官,已经慢慢地丢掉自己的羞耻心,之前的疼痛在性快感的刺激下开始没有那么剧烈,相反,一种无法形容的欢愉正在游走全身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器官。白艳妮此时此刻,感觉自己漂浮在云里雾里,吕新此刻也坚持不住,终于射了!J液在女警官的荫道内,与滛水再一次产生化学反应,激活自己的每一个细胞。白艳妮终于高嘲了!              吕新的鸡笆再也无法直起来,就像是一个挤干了水的长条海绵,迅速的萎缩,软绵绵地垂下了竃头,面对白艳妮张开的荫唇,就好像是交了白旗的败军之将。白艳妮躺在桌子上,索性张开双臂,全心全意地享受性高嘲后的快感,双腿此刻也紧紧地夹住了吕新的腰,使得吕新要自己用力才把她的双腿扳开。              “上次看说明书,这次催|乳|胶囊,在做嗳后后,尤其是性高嘲后服用,效果会加倍。所以我才冒着几天都补不回来的危险,亲自操过你后,再给你喂药。”一边说,吕新拧开药瓶取出了双倍的药量,捏开白艳妮的嘴,给灌了进去。白艳妮此刻精疲力竭,也明白反抗是徒劳的,自己不吃女儿就要遭殃,索性配合着吕新张开嘴,把胶囊咽了下去。              吕新爱怜地摸了摸白艳妮红肿的荫唇,荫道内流出来的鲜血,让吕新感觉刚刚干过了一个C女。他轻轻地抚摸着女警官的荫唇,说道:“真没想到,一个42岁的熟女,荫道居然还可以那么稚嫩,还可以操出血来。操一个老女人,居然可以得到破处的快感……作为奖励,给你用点好东西,也是进口货。”说着,吕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塑料软管,挤出了一些白色的牙膏状软体,在白艳妮的荫唇上轻轻地擦拭。一种冰凉的感觉从荫唇传遍全身,另白艳妮感到不可思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让自己的荫道不再疼痛。              这个时候,白艳妮的手机响了,是孙丽莎打来的。              “妈妈,今天吕新那么变态没有来接我。我还在学校门口,我该怎么办?”女儿有些焦急地问道。              “那……啊……那你就先回家吧!记得,路上……路上要小心点。啊……”通话过程中,白艳妮的阴沪正在被吕新用白色药膏信心地伺候着,每次触摸到她的敏感处,都忍不住轻呼。              “妈妈,你那里没事吧?”孙丽莎感觉电话中,母亲的声音有点不对劲。              “没事……真的没事……啊……你快点回家吧!”害怕女儿发现,白艳妮赶紧关上了手机。这个时候,吕新为了把药膏涂进荫道,在自己的中指上涂满药后,慢慢地插进了白艳妮的荫道,刺激的白艳妮下身乱颤,又习惯性地双腿夹住了吕新的腰……            

被胁迫的女警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被胁迫的女警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被胁迫的女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