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她,我要定了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她,我要定了 已完结

她,我要定了

作者:佚名分类:言情

肿瘤科的司徒医生从北京回来了。   清大附属第二医院最年轻的外科医师凯旋,“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荣誉加持,这位本来就在同事和病人们面前十分耀眼的年轻医生,顿时身上笼罩着一层金闪闪的圣光。展开

她,我要定了_精彩章节试读:

      第23章 撩撩怪        司徒爸爸的突然出现,让两个人同时化成石佛。        司徒逸从课桌上小心翼翼的跳下来,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放,说话有些结巴:“爸,不是,不来吗?”        “下午行程推了,特意来看看。”司徒爸爸微微一笑,“你在学校和同学相处的挺好的。”        顾韵迩一个激灵,才想起自己都没和眼前的男人打招呼,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叫了个最正式的:“司书记好。”        司徒爸爸看着她,眼里是慈祥的神情:“你好,叫我叔叔或伯伯就可以了。”        “司叔叔好。”        一老两少面面相觑,场面异常尴尬。        司徒爸爸低头看着面前这个有些局促的女孩子,语气轻缓:“你就是顾韵迩吧?”        顾韵迩没敢抬头,轻轻嗯了一声。        看着顾韵迩这副小猫一般的样子,司徒逸感叹她真是差别对待想。        要是他再比她大个几岁,看她还敢不敢和自己顶嘴。        “我见过你,在光荣榜上,你和我们司徒逸的照片贴在一起。”司徒爸爸不经意扫了眼司徒逸,脸上的笑容略微有些不明意味,“而且我认识你爸爸,以前听他说过有个优秀的女儿,所以我对你不算陌生。”        司徒爸爸这一番话,让顾韵迩对他亲近了起来。        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和电视上很不一样,眼带笑意,很儒雅,也很亲切。        司徒爸爸又说:“没想到你和司徒逸关系这么好。”        顾韵迩尬笑:“没有啦。”        “要换做是别人占他的口头便宜,他估计早就伺候过去了。”        他果然听到了!        顾韵迩没脸见人了。        这时教室门口传来了校长的声音,似乎有些急促:“司书记。”        司徒爸爸回头:“唐校长,我在这里。”        校长连忙走了进来,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您怎么都不说一声就过来了,要不是您秘书跟我说了,我都不知道您来了。”        司徒爸爸摆摆手:“这事赖我,原本是有别的行程,但是学校七十周年校庆,想着还是过来沾沾喜气,再加上司徒逸也在这,我就把行程推了过来看看。”        “您说您都来了,连个车都没安排,实在是抱歉。”校长满脸歉疚,“陈局他们都在会客厅呢,我带您过去吧?”        司徒爸爸笑着点头:“不用这么拘谨,今天其实也算是私人行程,我过来看看待会就走了。”        校长眨了眨眼,问道:“晚上的晚会您不看了吗?司徒逸也有节目的。”        司徒逸顿时心一沉。        司徒爸爸有些惊讶,转头看了眼司徒逸:“哦?是吗?”        “对啊,还是舞台剧呢。”校长笑着点头,“他们一个班的节目,整个高一就选了这么一个节目出来。”        “那是该见识一下了。”司徒爸爸挑眉,语气揶揄,“司徒逸,期待你的表现。”        “…”不想说话。        司徒爸爸又问:“那么顾同学你也会出演吗?”        顾韵迩呆滞的点了点头。        “演的什么角色?跟司徒逸有关吗?”        何止有关,演司徒逸他爸你说有没有关。        顾韵迩笑得勉强:“有的。”        “那我拭目以待了。”        司徒爸爸跟着校长走出了教室,刚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来:“顾同学。”        顾韵迩一个激灵:“司叔叔,有什么吩咐吗?”        司徒爸爸失笑:“虽说你们小朋友平时喜欢开玩笑,但这个称呼还是少叫,毕竟我快三十才生出这么一个儿子,更何况你比司徒逸还小上几个月。”        顾韵迩羞愧的低下了头:“对不起,我知道了。”        “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司徒爸爸嘴角带笑,“其实你叫司徒逸什么都可以的,若你真喜欢,叫那个也可以的。”        说完就真的离开了。        留下两个一脸绝望的少男少女风中凌乱。        司徒逸的语气犹如一片死水:“顾耳朵,玩脱了吧。”        “咱们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跑哪儿去?”        “随便都行,只要能不演。”        司徒逸叹了一口气,走到顾韵迩面前,稍稍弯腰看她一副呆鹅样,忍不住笑了。        “我可不想跟你私奔,我要的是名正言顺。”        顾韵迩瞪了他一眼:“谁要跟你私奔。”        “顾爸爸,赶紧找稿子吧,下午的演讲估计我爸也要来看的。”        顾韵迩把手往书包里掏了一掏,刚刚死活找不到的稿子,却莫名其妙的到了她手上。        司徒逸有些无语:“你这眼神已经不是近视可以形容了。”        两个人走出教室准备下楼梯,顾韵迩心不在焉的,下楼梯的时候没注意台阶,一个踩空直接往下摔了下去。        她心中一慌,双手往前伸,企图待会别摔倒了脸。        想象中的脸碰地并没有到来,双颊所触到的,是比地板要柔软的多的胸膛。        司徒逸环住她的腰,在她头顶上唉声叹气:“你啊你。”        顾韵迩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将自己的脸抬起来:“我刚刚是不小心的。”        司徒逸低头看她,哑然失笑:“我爸爸脾气很好的,我妈那种暴脾气他都能忍,别想了,他不会计较的。”        顾韵迩松了口气,只觉得自己腰上有些热,是从他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        她有些赧意,埋着头小声嗔道:“把手拿开。”        司徒逸没有听她的话,反倒收紧了手臂,使她更加的贴近自己,顾韵迩抬头望他,只见他眸间深邃,脸色微红。        顾韵迩抿嘴,腰间的温度已经越来越高。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紧张,司徒逸低下头来,和她咬着耳朵,声线低沉:“若我不放呢?”        她这是被调戏了?        顾韵迩侧了侧头,反倒将唇靠近了他的耳边:“骚扰女同学罪名,了解一下?”        司徒逸一愣。        楼梯口传来了其他人说话的声音,那双手从她腰上拿开,刚刚的温度消失了。        顾韵迩松了口气,好险。        “怎么不管用…”司徒逸喃喃自语,一副苦恼的样子。        顾韵迩冲他挥了挥手:“你自言自语什么?”        司徒逸回过神来,咳了咳:“走吧,还有台阶,记得看路。”        顾韵迩为难的动了动脚:“崴着了。”        司徒逸愣了一下,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耳朵,我真的要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了。”        “…”顾韵迩自知今天出了糗,没开口反驳他。        “不过你啊,也就能对我威风威风了。”司徒逸蹲下身来背对着她,“上来。”        “干嘛?”        “背你去医务室擦个药,你下午也不想瘸着走上台吧?”司徒逸默了一会,又补充,“纯属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别误会。”        顾韵迩犹豫了片刻,爬上了他的背。        司徒逸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她背了起来,带着她下楼梯。        “小狐狸,你什么时候也在我面前当一回小兔子?”司徒逸忽然问她。        顾韵迩看着他的耳朵,蹙眉:“你怎么天天给我取绰号?”        “像你。”简洁的解释。        顾韵迩攀着他的背,语气很是不服气:“只能叫一个。”        司徒逸轻笑:“那就耳朵吧,我很喜欢。”        他声音有点小,顾韵迩没听清,又问了句:“什么?”        “我说我很喜欢耳朵。”司徒逸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这个称呼。”        顾韵迩撇撇嘴,稍稍贴近了他一些,让自己省点力气。        司徒逸后背忽然一滞,耳尖微红,沉声道:“耳朵,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就完蛋了。”        “什么?”        他脚步有些迟疑,满是无奈:“挺起腰,待会我也给摔了,咱们这辈子都走不到医务室。”        ***        两个人在路上被不少人围观了。        “卧槽那是顾韵迩跟司徒逸吗?”        “快告诉我这不是在拍电视剧!”        “愣着干嘛啊!快拍照啊!”        “我他妈就说这两个人有猫腻!状元cp锁了锁了。”        “我日,真神仙恋爱,我看老师用啥理由怎么拆散他俩。”        两个人平时是不怕被围观的,但是仅限于是什么原因被围观,比如现在,就是第一次经历,两个人都没有经验。        顾韵迩有些窘,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小声说:“还是放我下来吧。”        “不放,万一你摔着怎么办?”司徒逸态度坚决。        “会被人传我们早恋的。”        “随便吧。”        “你不怕找家长啊?”        司徒逸笑了:“都见过了,还怕找吗?”        顾韵迩被他噎住,惩罚式的敲了敲他的背:“要真以这种理由找家长了,难道你会开心?”        拳头敲在背上,不痛不痒的。        她没用劲儿。        司徒逸嘴唇微翘:“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开心?”        司徒逸话说的很潇洒,但是耳朵却不会撒谎,白皙的脖颈处也泛着秀色可餐的红晕,顾韵迩用手碰了碰他的耳朵:“你耳朵红了。”        微凉的指尖与滚烫的耳尖相触,司徒逸颤了一下。        “多嘴。”他斥道。        明明凶巴巴的语气,可偏生心一软,没再要求他把她放下来。        算了,就这样吧。        穿着校服的少男少女走在学校的小道上,时不时有人从他们面前经过,捂嘴偷笑。        眼珠墨黑,双颊晕红,是朦胧的气息。        两个人到医务室的时候,校医正打算出门。        他急匆匆的看了眼顾韵迩腿上的伤,指了指办公桌旁的柜子:“那里有红花油,拿出了擦一擦就行,你们帮我看一下医务室。”        “老师你怎么这么急?”顾韵迩问道。        校医叹了一声:“还不都是礼堂那边布置会场,有个学生直接从扶梯上摔下来了,我赶紧去看看,严重的话还得送医院。”        学校一旦有什么大型活动,就会很容易出事,这也是校医清闲日子中为数不多的忙碌的时刻。        但愿那个同学没事吧。        顾韵迩坐在床上,司徒逸从柜子里拿出红花油,走到她面前吩咐道:“鞋脱了,袜子也脱了。”        “……”顾韵迩没动作,“我自己来就行。”        司徒逸也没勉强她,把红花油递给了她,在她旁边看着。        现在也不是封建时代了,露个脚也没什么要紧的,但是被人盯着,她总归是很不自在。        “你能不看着我吗?”        司徒逸抱胸:“看你怎么了?你是能少块肉还是怎么的?”        好熟悉的话,顾韵迩今天根本说不过他,气冲冲的脱下了袜子,报复性的丢在了他身上。        司徒逸拿着她的袜子,兀自笑的欢快。        “哎呀,舒坦。”        红花油的味道挺浓的,一时间满屋子都是这个味道,顾韵迩揉着自己的脚踝,头却躲得老远。        看着她费劲擦药的这个模样,司徒逸站了起来,朝她伸手:“我来帮你擦。”        顾韵迩没给他:“你力气大,会把我弄疼。”        “我会轻一点。”        “我不信。”        司徒逸那双原本澄澈的眸子里顿时染上了一层薄雾,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耳朵,你确定要跟我继续争吗?”        遭言情小说侵染多年的顾韵迩适时地闭嘴了。        刚刚的对话太糟糕了。        司徒逸拿过她手中的红花油,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她的膝盖上:“盖好了。”        接着他起身坐在她身边,将她的腿抬起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司徒逸的手非常好看,骨节明晰,白皙修长,青色血管微微凸显,指甲修剪的很干净,泛着桃花一般的粉色。        白色衬衫的袖口就搭在他的手腕处,竟不知道是这衬衫更白,还是他的手更白。        她想起第一次见面时,这只手正握着笔,替她写着还未完工的演讲稿。        而现在这只手,正覆在她的脚踝上,轻柔的婆娑着。        医务室里,红花油的味道很重。        可他身上的栀子花香,更重。                  

她,我要定了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她,我要定了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她,我要定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