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花谷仵作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花谷仵作 已完结

花谷仵作

作者:陆呦呦 楚烬分类:言情

刚出正月,花谷落了一场大雪,四周白皑皑的山峰更衬着谷中鸟语花香,说来这花谷也是个异地,四周环山,四季如春,大片的竹林挡住了唯一的入口,这里俨然一处桃花源。     谷中房舍不多,只有个小院子,“吱呦”院门开了一条缝,探出一个小姑娘,这丫头不过四五岁,扎着羊角辫,穿着薄棉袄,小脸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透着机灵,她看着谷口自言自语“娘亲怎么还不回来啊…”     离谷口的竹林不远有个天然的温泉,热腾腾的水汽中有个女子,正是这花谷的主人,陆呦呦。     她斜倚在一块大石上,长发随意的束起,宽大的白袍随意的披着,露出白皙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她手中一把白玉酒壶,半眯着眼,小酌一口,“嗯…不错不错…”似乎是有点喝醉了,她边喝边哼哼呀呀的唱起不成歌的调子,反正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     “哗啦啦。”旁边的竹林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进来。     “嗯?”陆呦呦睁开迷蒙的双眼,盯着晃动的竹林,心想该不会是什么野兽?不应该啊。。花谷没有……     “砰!”没等她多想,竹林里竟扑出个男人来,直挺挺的朝着她倒过来!哗啦一声,两人都落进水里。     “呼…”陆呦呦慌忙从水中站起来,身上的白袍湿透,裹着她玲珑的身段。再看那男人,居然直挺挺的飘了起来,仿佛死尸一般!     陆呦呦晃过去探了下鼻息,又把了把脉,看了眼男人的容貌,笑了笑,“长的倒还不错,死了可惜了……本姑娘就救你一救吧”     话毕,她把男人脱了个精光,看着男人精壮的身体,她竟然有些浮想联翩,肯定是刚刚的酒劲上来了,她晃了晃头,半拖半抱的把男人靠在温泉边上。     陆呦呦从温泉中爬出来,拧了拧衣服的水,朝着小院走去,片刻功夫,她带着yào箱子就回来了。     “能撞进来遇到我,大概就是你命不该绝吧。”     说完,打开yào箱,拿出针包,跳入温泉,开始专心施针,这男人中的dú很是古怪霸道,似乎刚中dú不久,但是已经气若游丝,命悬一线。陆呦呦的手法极快极准,片刻功夫,男人身上就扎满了银针,她的额上也全是汗珠。     轻轻吐了口气,陆呦呦擦了擦汗,男人还是没醒,但是气息稳定,脉搏也有力了许多。     陆呦呦从yào箱中拿出一瓶丹yào,取了一颗,却怎么也打不开男人的嘴。     “嗯…真是没办法…看你的样子,本姑娘也不算吃亏!”说完把丹yào衔在口中,吻了上去。丹yào入口既化,陆呦呦刚想把舌头收回来,却被男人噙住!     许是施针解了dú,男人竟然有些醒了,迷糊间他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以嘴哺yào,本能的就噙住了她的小舌,温热甜美,忍不住想再仔细尝尝,揽住怀里纤细的腰肢,薄薄的衣衫下是滑腻柔嫩的肌肤……     “嗯…唔…”陆呦呦惊的就要推开他,她好心救他,他要干嘛?!好在男人并不是完全清醒,身体还很虚弱无力,陆呦呦挣开以后,男人又昏了过去。     “呼呼呼…”陆呦呦脸红红的喘了口气。抬手就想打这个登徒子几巴掌。     “本姑娘好心救你,你居然轻薄我!”陆呦呦瞪着月色下那张俊脸,高鼻深目,薄薄的唇。“哼!长得好看了不起啊!”气呼呼的收了针,爬上岸,开了个方子扔在男人的衣服上。想了想,又加了几个字“救你乃天意,若要报恩,勿寻勿扰勿再来”     满意的点点头,陆呦呦拎起yào箱转身回去,纤细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薄雾的夜色里。展开

花谷仵作_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杀人灭口                          “是你杀了赵家全家?”                “没错。我们策划了大半年,这个胆小又无信的汉人却反悔了,只因为他听说五王爷楚烬要回来了,就吓破了胆,哼。”                “那赵御史为什么飞鸽传书给我师父?”陆呦呦想了想,“是你威胁他?让他引我师父来?”                “果然聪慧。”鬼面人喝了口茶,“他反悔当天我就该杀他,但是我知道他和你师父关系不错,就答应他,只要把你师父引来,就放过他全家。”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他们!”陆呦呦对这种草菅人命的人真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因为你师父没来。”鬼面人冷笑到,“只来了一个他的传人,我就干脆杀了赵家全家,顺便试试你的本事。”                “……赵景是你故意砍成那样的,只是为了看我能不能把他救活。”陆呦呦垂了眼睛。                “没错,那个下人也是我所伤。”鬼面人冷笑到,“还好你没让我失望,那老东西的本事你竟然学了个十成十。”                “你认识我师父?”陆呦呦蹙眉看向那张鬼面。                “十多年前我曾去花谷求医,他却拒绝了。”鬼面人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那我也会拒绝你。”陆呦呦淡淡的看着桌子上的茶杯碎片。                “砰!”鬼面人拍案而起,掐住陆呦呦白皙的脖子,“你说什么?”                “我师父不救的人,我也不会救。”陆呦呦看着面具里那双血红的眼睛,毫无惧色。                “你不救,我就杀了你。”鬼面人一点一点收紧了手指。                “唔…”陆呦呦皱眉,脖子被掐的难受,指尖握住了银针,这人功夫很高,若是不能一击即中,怕是自己活不过今天了。                楚烬赶到花夜楼,楼上莺歌燕舞,一派奢靡的热闹景象,他心又往下沉了几分,鬼面人竟然敢把陆呦呦带到妓院!他握了握拳,绕到妓院的后院,纵身上房,这花夜楼太大了,房间又多,楚烬挥了挥手,十几个影卫悄声无息的落下来,分散开来,在房顶上一间一间找去。                没一会影卫们都面红耳赤的回来了,对楚烬摇摇头,没找到陆呦呦,却看了不少活春宫。                楚烬心里着急,难道是赵景骗他?不可能,那种情况下,他不可能骗自己,那么鬼面人究竟会藏在哪?望京这么大,他会藏在哪?楚烬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突然灵光一闪,“去赵家!”                楚烬落在赵府的院子里,果然有间屋子亮着灯光。这里出了灭门惨案,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尸体都被拉走了,官府也不会再来了,真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楚烬的手心里都是汗,如果鬼面人没在这里,他就真的想不到还能去哪里找了。                静悄悄的走到门外,听见里面鬼面人yīn沉的声音,“不要妄图反抗,你的银针在我眼里仿佛笑话,你若想活命,就只有一条路”                “别妄想了…师父不救的人,我也不会…救……宁死……也不救……”陆呦呦的声音渐渐微弱。                楚烬挥剑闯了进去,鬼面人回过身看着自己,而陆呦呦双目紧闭躺在鬼面人身后的地上。                “王爷来的好快啊。”鬼面人看着楚烬,yīn沉沉的笑起来,“不过她已经死了。”                楚烬愣了一下,眼神忽地变暗,冷声道:“那你就去陪葬吧!”                内力相撞,房子的屋顶破开,两个身影jiāo错,剑气激dàng,影卫们不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么,惊讶的看着不远处的楚烬。                “王爷多久没这么认真的打架了?”清明问惊蛰                “十成内力。”惊蛰淡淡的说                “那鬼面人不是要被打死了?”霜降不明白,“王爷很少这样下死手啊。”                “估计是陆姑娘有什么不测了吧”惊蛰摸摸下巴                “哇……难怪王爷疯了!”                鬼面人也感觉到眼前的楚烬和前两次不一样了,前两次的jiāo手,双方都没有拿出实力,现在的楚烬仿佛修罗降世,眼睛犹如一潭死水,毫无波澜,身上的杀气却比自己还盛,自己出的剑,他避也不避,只是疯狂的进攻,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鬼面人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提起全部的内力,全神贯注的应付楚烬,这男人疯了不成。                “嗖。”一只银针破空而来,正中鬼面人的涌泉xué。                内力这个东西是无形的,游走在经脉间,当一个高手使出十成内力时,全身经脉都被内力打通,一遍又一遍的在经脉间循环,鬼面人为了应付不要命的楚烬,只能使出十成内力,他与楚烬几乎是不分高下,不能打败楚烬,但是自保逃跑还是可以的。                正当鬼面人全神贯注应战楚烬的时候,脚底的大xué却中了银针,直接被封住了,“噗!”内力阻滞,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暴毙当场。鬼面人一口鲜血吐出来,强压住反噬的内力,跳出战圈,看向院子里。                月色下,陆呦呦一身白衣,出尘脱俗,目光淡然,看着自己的眼神带了些怜悯,恍惚间,鬼面人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花谷里,那个白衣人也是这样看着自己,仿佛在看一只要死的动物。                楚烬看到陆呦呦没死,也不管什么鬼面人了,落到陆呦呦身边,眼里失而复得的惊喜,让陆呦呦有些不好意思,“我没事。”                “呵,五王爷今日放我走,不怕放虎归山么?”鬼面人说完,又吐了口血,他现在内力在体内乱撞,怕是要不好。                “要杀了他么?”楚烬看都没看鬼面人,低声问陆呦呦。                陆呦呦摇摇头,“他是杀害赵家的凶手,应该让刘大人发落的。”                “好。”楚烬挥手,影卫们把鬼面人团团围住,现在的鬼面人还不如一个普通人,他现在只要运功,就会经脉bào裂而亡,只能束手就擒。                看着鬼面人被压走,陆呦呦却高兴不起来,如果她当时据实传书给赵御史,说明师父早已逝世,那鬼面人会不会放过他一家?                “别多想,人各有命。”楚烬淡淡的说,牵着陆呦呦的手出了赵府。                陆呦呦惊讶的看着楚烬,“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猜个大概,愿意说说么?”楚烬捏了捏掌心里的小手,有些凉。                “回衙门再说吧,刘大人他们也该知道的。”陆呦呦有些脸红,却没把手抽回来,楚烬的手很暖。                “我想先听一遍,这样可以多听一遍你的声音。”夜风中,楚烬的声音仿佛低沉的魔咒敲在心上。                陆呦呦想了想,就把鬼面人对自己说的告诉给楚烬,“如果我没来望京,赵御史家也许就不会死…”                “傻丫头”楚烬揉了揉陆呦呦的头,“赵家里通外国,又背信弃义,鬼面人那般凶残的人怎么会放过他呢。你只不过是他杀人的借口罢了,何况如果你不来,就没有人能救赵景,你来了,至少保住了赵家最后的血脉。”                陆呦呦听完,觉得心里好多了,她本也不是执着的人,就像楚烬说的,人各有命,她已经尽力了。                “不过…”楚烬沉吟了一声,“里通外国是满门抄斩的重罪,虽然最后赵御史悬崖勒马而导致全家被屠,但是父皇未必会放过赵景。”                “赵景也并非全不知情。”陆呦呦叹了口气,“如果他能早点坦白,刘大人他们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                “小鹿儿。”楚烬拉住她。                “嗯?”陆呦呦抬头看楚烬。                “这件事结束之后,留在望京好么?”楚烬也看着陆呦呦,他想把她留在身边。                “……”陆呦呦抿抿唇,没说话。                楚烬期待的眼神渐渐暗了下去,牵着她的手沉默的往府衙走,他希望这条路能长一点,也许以后再没有机会,像这样,牵着她的手慢慢走了。                路再长,也有走到的时候,进了府衙,前厅灯火通明,刘文海和秦墨都在等他们。影卫们已经把鬼面人关进了大牢。赵景和他的下人也被软禁了起来。                “王爷,陆姑娘。”刘文海起身对楚烬施了一礼,“快坐,陆姑娘没事吧?”                陆呦呦摇摇头,把鬼面人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刘文海沉吟片刻,起身道:“时候不早了,请王爷和陆姑娘先去休息,我和秦墨要去大牢再审一审鬼面人。”                楚烬送陆呦呦回房间,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到了门口,楚烬不舍的捏了捏陆呦呦的手,“快去休息吧。”                点点头,陆呦呦转身进屋,关上门,叹气。                楚烬站在门外,叹气。                刘文海和秦墨走到大牢,只见两个看守倒在地上。                “不好!”秦墨冲进大牢,牢里的守卫也都倒在地上,秦墨探了探鼻息,还好都活着,只是晕过去了。直奔鬼面人的牢房,牢房里,黑衣鬼面躺在地上,已经没了生息,喉间一个血窟窿,还在不停的冒血。                刘文海走过来,皱眉,“先抬到验尸房,明日请陆姑娘验尸。”                陆呦呦睡梦中感觉有人在chuō自己的脸,睁开眼就看见小汤圆圆乎乎的脸,笑着捏捏,“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                “娘亲昨晚怎么回来的那么晚?”小汤圆不高兴的问。她等了很晚陆呦呦也没回来,就先睡了,都不知道她娘亲什么时候回来的。                “嗯…娘亲有点事就回来的晚了些。”陆呦呦看窗外已经天光大亮了,就起身洗漱。                “娘亲…赵景哥哥是不是坏人?”小汤圆仰头问。                “……”陆呦呦想了想,“他不是坏人,只是他爹娘做了不对的事情。”                想来赵景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心智却很成熟,陆呦呦看得出那不是坏孩子,只是为了家族声誉不得已才瞒着他们。                “那刘大人会把他关起来么?”                “娘亲也不知道。”陆呦呦暗想,昨夜审问鬼面人不知道结果如何,这件事也快结束了,到时候带着孩子回花谷去。赵景…就只能看当今圣上开不开恩了。                “咚咚咚”秦墨在门外敲门,“陆姑娘可在?”                陆呦呦过去开门,“秦捕头有什么事么?”                “鬼面人昨夜死了…”秦墨早就想来请陆呦呦去验尸,无奈王爷的影卫守在门口,非要他晚点再来。                “怎么会?尸体呢?”陆呦呦凝眉,难道是自己以针封血,他经脉bào裂了?                “在验尸房,请姑娘……”                “我这就去。”陆呦呦回身拿了yào箱子,就要去验尸。                “娘亲!”小汤圆抱住陆呦呦,“娘亲还没吃早饭呢。”                “乖,娘亲一会再去吃。”陆呦呦有些为难,小汤圆也没吃早饭呢,这时候找谁来带孩子呢。                “我带她去吃早饭吧”楚烬从隔壁过来,牵着小汤圆的手,“叔叔带你去吃饭好不好?再给你娘亲带些回来。”                “嗯!”小汤圆点点头。                “你去吧,一会我带孩子吃完饭再过去陪你。”楚烬的笑容比这清晨的阳光还要暖,陆呦呦心跳莫名的有点快,赶紧跟着秦墨去了验尸房。                陆呦呦仔细查看了一下尸体,没有其他的外伤,应该是一击毙命,回想一下鬼面人当时的状态,虽然不能运功,但是有人要杀他,他总会反抗一下吧,怎么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                “会不会杀他的人是他认识甚至是信任的人?”秦墨问                “应该是。”陆呦呦点点头,“他应该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杀了。”                “陆姑娘还能找到别的什么线索么?”秦墨不死心的问。                陆呦呦为难的摇摇头,这尸体上没有伤痕,只有一个致命伤,伤口很大也看不出凶器的形状。“等等,秦捕头你看他的伤口,是不是有几点绿色?”陆呦呦凑到伤口边上仔细看。                秦墨闻言,也凑过来看,两人几乎贴在了一起,却不自知。                楚烬把吃饱的小汤圆送回房里,就拎着食盒来验尸房找陆呦呦,刚进院子,就看见屋里陆呦呦和秦墨几乎脸贴着脸的在看尸体。                楚烬皱眉,原本带着笑的脸瞬间面无表情。把食盒放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咳咳!”用力咳了一声。                陆呦呦看他来了,就直起身子,回身从yào箱里拿出小刀和琉璃瓶,“这dú我以前好像见过,我拿回去验一下才能确定。”                秦墨意识到刚刚自己离陆呦呦太近了,尴尬的摸摸鼻尖,“那我就等陆姑娘的消息了,我先去和大人说一声,告辞”                陆呦呦把伤口上绿色的dú刮到瓶子里收好,就出来洗手。楚烬帮她打了水,拿着干净的毛巾等她。屋顶上的影卫们都瞪大了眼睛,这还是他们的王爷么!                洗了手,两个人坐在桌子边,楚烬把热腾腾的早饭拿出来,“吃饭吧。”                “?”陆呦呦听楚烬的声音冷冷的,还没什么精神,是不是生病了?难道是昨晚受伤了?也顾不上吃饭了,把楚烬的胳膊放在桌子上把脉。                楚烬瞧她关心自己还挺高兴的,但是她怎么这么呆?自己不是生病,是生气啊!也不说话,就看着陆呦呦把脉。                “脉相平和,跳动有力,不像是生病啊。”陆呦呦心里疑惑到,但是看楚烬的样子就是心不在焉没什么精神啊。                “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吗?”陆呦呦收回手,关切的问。                “这不舒服!”楚烬抓住陆呦呦的手放在xiōng口。                “xiōng口?”陆呦呦皱眉,小手在楚烬的xiōng口摸来摸去,“这疼吗?还是这里疼?”                楚烬被她摸的有点心猿意马,听她问的问题,又气又想笑,“疼,都疼。”                都疼?难不成真的受了什么内伤?为什么自己把脉却没把出来呢?陆呦呦皱眉,想他到底是什么急症,应该用什么yào。                楚烬无奈的望天,这小呆子,“小鹿儿。”                “嗯?你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特别不舒服?你等下,我再想想就给你开yào。”陆呦呦继续冥思苦想,这是什么病症呢?                “小鹿儿,我知道什么yào能治好。”楚烬凑过来说。                “那你快说,我去给你买…唔…”陆呦呦还没说完,楚烬的唇就贴了上来……                                           

花谷仵作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花谷仵作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花谷仵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