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春月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春月 已完结

春月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江南小镇的春夜细雨迷蒙,惹人陶醉。 张峰已经圆满完成他来此地的秘密任务,此刻正漫无目的地闲逛,明天他准备回省城,去视察一下他的江南分公司后,就去岭南重镇的南方分公司处理新的事务。展开

春月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五回 猛然醒悟美琦苦追金马 故意躲避张峰隐身匿迹             “这家伙真是酷毙了肯定是江湖大佬那、、那我就是黑道皇后了”             吴妍紧紧挽住张峰的臂膀,思绪飞扬,美梦连篇,就连她是怎样坐进宝马车里的,她自己都想不起来了、、、、、             此后,吴妍便总是很“巧合”地在张峰想洗澡时陪他去洗鸳鸯浴,而且伺候得极其温柔体贴。张峰买车后,仅仅才十几天,吴妍便讨得张峰八、九分喜欢了             俩人的感情急剧升温而美琦也被张峰暂时忘在脑后了。             “小妍,天热了,你也该换几身夏天的衣服了,吃完饭,我陪你去买吧。”             一日,吴妍陪张峰吃午餐,席间闲聊,张峰便说出此意。             “张哥,你都给我买这么多东西了,省点钱吧。”吴妍故做扭捏,但表情极其诚恳。“呵呵,宝贝儿,你总是陪我睡,又不要小费,我还不得给你买点东西呀。”             “哼,看你说的,多难听啊好像我是妓女似的,我是爱你才跟你睡,要不,我才不干呢。”吴妍有些生气,也有些难堪             “哦、、对对,是我不好,我认错,好妹妹,别生气,生气容易老啊”张峰连忙哄着吴妍,陪不是。             “好啦、好啦,我知道张哥不是那个意思,不怪你,走吧。”吴妍嗲嗲地亲了张峰一口,拉他走。其实吴妍心里早就惦记着那些漂亮的时装了。             吴妍挽着张峰的臂弯,亲密地依靠在张峰肩头,走出饭店。出得门来,却又看见一伙人在围观那辆轰动全城的宝马华车,这种现象张峰和吴妍都习以为常了,             尤其吴妍,每每在观众的注视下,傲然坐进车内,那种尊贵荣耀的滋味,真是比高潮还爽好像她就是这宝马的女主人一般。不过,她的确可以自慰,因为至今她是本城唯一乘坐过这辆宝马的女人。             饭店保安见车主来了,便驱赶观众,围观者也都肃然起敬,让开一条路。             “妍姐,是你”离车门最近的几个小姑娘中的一个,即羡慕又自豪地喊了吴妍一声。             她为熟识这坐宝马车的女人而自豪。             “呦,这不是美玢么你怎么走这儿来了”吴妍热情地回应这少女,其实她倒是很想尽快离开她,因为这少女是美琦的妹妹,吴妍不想让美琦知道张峰的情况。             “哦,我们同学一起逛街,路过这里,这车好漂亮啊”             “呵呵,是呀,宝马嘛,世界顶级名牌呦好啦,我要去买时装了,再见。”             “再见,妍姐。”望着慢慢远去的宝马车,美玢还依然摇晃着嫩藕般的小臂。             美玢的同学也说不上是羡慕吴妍还是羡慕美玢,反正那追随宝马车的目光里,流露出无限的渴慕和遐想美玢更是自豪,内心也同样充满少女的美梦             “那女的多幸福啊”美玢的同学们发出由衷的赞叹“我要是能嫁给那样的男人,这辈子就满足了”“呦呦,口气真不小要是我男朋友能有那人的百分之一我就满足喽”             “哎哎,美玢,你认识那男的么干什么的”“不认识,但那女的是我姐的好朋友。”“你不好去把那男的撬过来实在不成,当个二也行啊”“去去去,瞎说”美玢急红了脸,娇捶同伴,但内心却也不无赞同,只不过觉得那本不可能实现。             张峰陪着吴妍购物,自然买了很多东西,把个吴妍乐的,感的小嘴儿一个下午都合不上。             而美玢晚上刚好遇到回家的姐姐美琦,便兴奋地通报白天遇到的情况。“姐,今晚怎么没去上班”“哦,身体有些不舒服。”“姐,你听说过我们城里那辆宝马车的新闻了么”“哦,小报满篇都是关于那车、那人的事,耳朵都听出老茧了。怎么又有新闻”“我今天看见那辆车了,酷毙了太气派了”“呵呵,就这有什么稀罕。”美琦从未看见过这车,但却嫉妒那车主,所以对小妹的神态嗤之以鼻。             “哼”美玢冲着美琦瞪眼,“你绝猜不出我看见谁坐那辆车了。”“谁坐也不是你坐,神气啥”“哼哼,那可说不定,也许有一天我能坐上宝马车,因为我认识坐车的那个人。”美玢得意洋洋地斜睨着美琦。             这回美琦倒是有些兴趣了:“你认识是谁”“说出来,你一定大吃一惊”             美玢卖关子,故意不说。“哎呀,你少啰嗦,快点说。”美琦是这个家的经济支柱,说话一向很有份量,妹妹、弟弟都有些怕姐姐,就是老娘也让这大女儿七分。             “好好好,我说,我说,坐车的是个女的。”“废话,买车的是男的,坐车的还不就是女的,而且一定很年轻漂亮。”美琦气鼓鼓地一阵连珠,嘲笑小妹没见过世面。“别急,别急嘛,你猜那女的是谁”“你再啰嗦看我掐你。”             “别别,我说,那女的是吴妍姐。”             “什么你说是谁”美琦惊讶得把筷子都掉到地上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美玢的脸,把美玢吓得花容失色。“是吴妍。”美玢惶惶不安地确认。“真的”             美琦还是难以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嗯”美玢肯定地点点头。             “我、、、”美琦的眼神变得如丧栲紕、悲痛欲绝,死死抿着红唇,突然放声大哭:“哇、、、呜呜、、、、哇、、”。             老娘和弟妹们被美琦这突如其来的境况弄得惊慌失措,不知所以然。“闺女呀,闺女呦,你怎么了”老娘急忙拍抚美琦后背。美琦却掩面痛哭,扑在床上再也不肯起身。老娘和弟妹们大眼瞪小眼,不知怎么惹了美琦,也不知该怎样劝她,只好默默地陪着美琦难过。             长夜难眠美琦瞪着美丽的小眼睛,默默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她实在后悔已极恨自己怎么就看走了眼竟然把就要牵到手的大金马給放跑了怎么就没想到张峰会故意装穷试探她呢恨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绝情地赶走了张峰             现在倒让吴妍那小贱人抢了先             美琦悔着,恨着,思衬着。当天光放亮时,久经欢场的美琦已经拿定了主意:我一定要把张峰这匹金马套进我的圈里。             美琦是那种干脆的女人,主意想定,立即实施。起床梳妆打扮好后,便打电话找张峰。她已经想好了,无论张峰怎么羞辱她,她都忍受,只要张峰能回心转意,继续跟她好。             可美琦万万没想到,张峰留给她的电话13966688888却拨不通。以前由于张峰几乎天天来春月塘,所以美琦从未有使用这号码的必要。今天当真需要拨了,却无法拨通。             美琦又气又急,最终无奈拨了吴妍的电话:“我说妍妹,你真行啊连姐姐你都敢耍了”“哦,美琦呀,我、、我没耍姐姐呀。”吴妍支支吾吾,心想:“坏了,美琦知道了,一定是昨天美玢回家说了。”“没耍你都把姐姐的老公暗中抢走了,还说没耍”美琦极力抑制着满腔的嫉恨“我、、我没有啊”             “得啦,别说废话了,张峰现在在哪”             “我、、我不知道啊”吴妍此时没跟张峰在一起。“那他电话改多少号了”             “没改呀”“你还耍我我刚拨过那电话,不通。”“哦,那、、那你给他发短信息。”“哦、、、”美琦若有所思。“好了,以后咱姐妹再理论。”             美琦挂断吴妍的电话。             吴妍此时心慌意乱,她之所以怕美琦,是因为她能够凭直觉感知张峰心里是真喜欢美琦的,自己现在还没有把握征服张峰,万一将来美琦真的把张峰搞到手,自己就惨了             美琦給张峰发了短信,然后便是焦急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可是张峰却杳无回音,美琦急得泪眼迷蒙,不知如何是好,最终还是拨了吴妍的电话:“吴妍,他现在到底在哪怎么不回话”“我、我真的不知道,今天我也没见到他。”             “你、、、你真想瞒我是么”美琦的语气充满威胁。“不不、琦姐,他昨天说今天大概要去省城。”“他去省城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真的。”             吴妍几乎是哭腔,极力表白自己的无辜。             “好吧,以后再说。”美琦放下电话,两眼失神地盯着话机,思索片刻,打定了主意,她要追到省城去捕捉这匹金马。             一路风尘仆仆赶到省城时,已接近中午了,“我该到哪找他呢”美琦下了大巴,在路边踯躅,“对了,他说他是金鼎集团的总裁,去金鼎找他。”             美琦扬手叫的士,“我要去金鼎集团,你知道怎么走么”“有个金鼎大厦,是不是你要去的地方”“嗯,对,就去那。”             美琦被的士载到省城最繁华的步行街口,司机告诉她:“走进去不远,最高的那个大楼就是。”美琦疑惑着,走着,真就很快看到了一幢摩天大厦,茶褐色玻璃幕墙在日光辉映下发出奕奕的金光。大厦前是一个宽阔的小广场,花坛喷泉点缀中央,靠路边矗立一座豪华气派的大理石屏风墙,上面镶嵌着“金鼎假日酒店” 六个镏金大字。             美琦正张望这大厦,却又发现大厦另一侧有“金鼎百货广场”六个金灿灿的大字。             “哇金鼎集团真气派,好大呀可是他能在哪边呢应该在酒店里。”美琦琢磨着,便走进酒店大堂。             “哇赛”超五星级水准的欧式大堂富丽堂皇,美琦竟不自觉地抻了抻自己的衣襟、捋了捋头发,她好像有些怯。             “真是孬包”美琦暗骂自己,然后定了定神,想想应该问问,便走向大堂经理的桌子。             “您好小姐,我能为您做什么”一身黑色职业装的秀丽女子恭敬地询问美琦。             “哦、我、、我找张峰。”“他是什么时候入住的”“嗯什么入住”             “你不是找住店的客人么”“啊、、哦、、不、、不是吧”美琦一时语塞,不知那张峰是属于那种人             “那、、”大堂值班经理感到奇怪,“那你怎么到酒店来找呢”“嗯、、、他是你们酒店的经理。”“嗯小姐你大概记错了,我们酒店没有叫张峰的员工,经理更不是。”“那、、”美琦有些着急了,她既忧虑无法找到他,更担心他是冒充金鼎总裁。             “那、、那边金鼎百货有叫张峰的么”“经理肯定没有叫张峰的。”干脆的回答再次泯灭美琦的新希望。             “可、、、可他说是金鼎总裁呀。”美琦不甘心就这样无功而回。“呵呵,小姐,也许、、、”值班经理没好意思说出“你被骗了。”             “我、、”美琦实在没辙了,失望地刚想走,恰巧又一位职业丽人走到值班经理面前。“萧总。”“小刘,下午你亲自給山庄送五瓶路易十三去,宋小姐晚上要宴请朋友。”“好的,萧总。”             美琦听值班经理叫这位丽人“总”,便上上下下打量起她来。叫萧总的女人高挑的个子,匀称而丰满,肌肤很白嫩,看样子还很年轻,有一双澄澈的大眼睛,只是浑身上下那种女强人的风范才显出她职业丽人的不凡姿韵。             “这才是我们经理萧总。”值班经理向美琦介绍。             “嗯”萧总疑惑地看看美琦,又看看值班经理。“哦,萧总,这位小姐说要找叫张峰的总裁,还说是我们金鼎的。”“嗯”刚要走开的萧总听到这话,忽然停住,恭敬地询问美琦:“请问您认识张峰么”             “认识呀”美琦如遇救星。而值班经理却如堕五里云雾,她从未听说金鼎还有叫张峰的人,还是总裁。“小姐,您贵姓”“哦、、我、、姓萧、、免贵。”             美琦有些紧张。             “哦,萧小姐,我们的确有一位叫张峰的总裁,可您、、、”萧总言外之意是“你凭什么说认识他”             “哦,我有他的名片。”美琦小心翼翼地拿出金质名片,递给箫总。箫总一看就知那的确是总裁的名片,“对,您要找的张峰就是他,您找他有什么事么”             “嗯、、我、、我是他的朋友,来看看他。”“哦,很不巧,张总不在这里。”             “啊、、那、、那他在哪儿”“真是抱歉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那、、我有急事”美琦看出这个丽人在搪塞她。“那也没办法,我真不知他在哪儿”“你、、怎么能不知道总裁在哪儿”             “小姐,真抱歉,我的确不知道,您还是回去等张总找你吧。”“我、、你们、、”             美琦被逼无奈,使出江湖手段,声色俱厉地说到:“我明说了吧,我是你们张总的太太,你要是不把他给我找到,我让你好瞧。”             “哼哼”值班经理蔑视地看看美琦,不过太损的话没说出口,只是不卑不亢地回敬道:“小姐,您是他太太都找不到他,我们就更找不到了。”             “住嘴,不许胡说”萧总训诫值班经理。小刘吐吐舌头,不言语了。倒是萧总变得和蔼一些,柔声说道:“小姐,那请您稍候,我去问问别人,小姐能告诉我您的芳名么”             “好吧,我叫萧美琦,快去问吧。”美琦又有了一丝希冀。             萧总走向商务中心,边走还边回头审视美琦。“萧总”商务中心的几位小姐起身恭迎。“给我接总裁办公室。”“是”             “嘟-嘟-”“这里是总裁办公室,请问你是谁”话筒里传来清甜的女声,“呜、、、咿呀、、”紧接着却又传来被压抑的呻咽声。“嗯、、什么、、”商务中心的女孩听着奇怪。“怎么了”萧总问拨电话的小姐。             “嗯、、接通了、、不过、、话筒里面好奇怪的声音。”“喂、、请问你是谁”             话筒里的女声有些温怒。“哦、、是、、是萧总找总裁。”这边的小姐赶忙回答。             “给我”萧总接过话筒,毕恭毕敬地肃立着,语气极为谦卑,“我想找总裁,有点事情要汇报。”             “呜、、嗯哼、、”发情的呻吟又在话筒里响起,“总裁正忙,你稍等。”             “是”             “啊、、、总裁、、求您轻一些、、、好痛呦”话筒里隐约传来另一个女声。             萧总皱皱眉,突然发现那几个商务中心的小姐也好奇地看着她,“去去,看什么”             萧总呵斥,姑娘们顿时散去,窃窃私语,还“嗤嗤”地悄声嬉笑。             楼上,总裁办公室里,张峰正忙着呢:“嘶、、喔、、喔、、、你的小好紧啊再使点劲夹。”张峰坐在老板椅上,一个白白亮亮的美臀从大班台下面露出来。原来一位秘书正赤裸下体,蹶在大班台下面,把张峰的紧紧裹在中,艰难地摇动屁股呢,尽管屋里冷气很足,可她丰满的臀表面还是滲满了一层细细的香汗,可见她的“工作”十分艰辛             大班台上也坐着一位漂亮的女秘书,上身是黑色紧身西服,标准的职业装束,可下身原本相配的黑色短裙却没有了,不仅如此,连内裤也没有一丝,感的桃源秘谷和丰腴圆润的美腿干脆是完全裸露的,一只脚架在台面上,另一只脚踩在下面那女秘书的臀上,尖尖的高跟把肥美的臀戳出一个深深的坑。             张峰的两手正在象是收钓鱼线一样,慢慢拉扯着一细细的丝线,丝线上沾着一层亮晶晶的粘稠体,更妙的是这丝线上每隔一寸的距离,便有一颗圆润的珠子,足有核桃那么大,顺着这丝线珠串,视线慢慢滑入桌上那女秘书的赤裸下体的两股之间,那里,两瓣红艳的唇,正被慢慢拉出洞口的大珠子撑开。             “喔、、”拉出一颗珠子,女秘书贱地呻咽一声,“总裁,嗯哼、、这、、电话、、、萧总找您、、咿呀、、、”“呜、、、好爽、、夹紧点、、再快点动。”             张峰命令大班台下面的女秘书加快动作,而两手却继续拉扯着丝线,已经拉出十几颗大珠子了,竟不知桌上的女秘书那里到底給塞进了多少大珠子只见张峰兴奋地一颗一颗、没完没了地“扯蛋”。             “哇,渴了,给我些橙汁,哦、、让萧总再等会儿,我正在兴头上。”“是”             应声之下,立即有三位上身西装、下身赤裸的女秘书忙活起来,为总裁准备冰凉橙汁。             只见一位女秘躺在一个特制躺椅上,两腿高分八字,然后另一位女秘书把一个银亮的漏斗进这女秘书的之中,而此时第三位女秘书已经用榨汁机榨出一大杯鲜橙汁,于是,她把橙汁灌进那躺下的女秘书的蜜洞中,而第二位女秘书此时已拿来研磨细碎的冰屑,一并灌进那女秘书的道里。             随后、“砰”的一声轻响,银漏斗被拔了出来,接着、“噗嗤”一声,一搅拌又被了进去,随着第三位女秘书的手指按动,道深处传来“嗡嗡”             的震动声,第一位女秘书不由得激凌一下,道的抽搐通过那震动传导給持的女秘书,那女秘书与另一位女秘书相视微微一笑,俩人都感觉自己的股间也有些湿润了。             “好了。”三位女秘书极其熟练并迅速地完成了冰橙汁的准备工作。“总裁,请您喝橙汁。”两位女秘书,架着一位女秘书,端到张峰跟前。             张峰转过头,把嘴捂住那架起来的女秘书的桃源洞口,舌尖舔舔蒂,训练有素的桃源洞口立即开放,一股冰凉酸甜的鲜榨橙汁涌进张峰火热焦燥的嘴里,随即流进食道,一股凉爽的快意顿时在体内漫散开来。             喝着这美女鲜橙汁的同时,张峰达到高潮,小腹不自觉地耸动,把那正艰辛“工作”的美臀一次次撞向班台边沿,班台下面传出一声声痛苦而压抑的闷哼。             “啊、、啊、、啊、、好爽”张峰颓然坐进老板椅,有气无力地说道:“给我电话。”桌上的秘书立即俯身把话筒放在张峰耳边,张峰闭着眼,慢吞吞地询问:“小妮子,什么事。”“哦,总裁,有位叫萧美琦的小姐正在大堂等您,说是您的太太。”             “哦、、她呀、、嗯、、、告诉她我已经回小城了,明天去看她。”“是。”             “哦,对了,你派人用那辆最长的林肯礼宾车送她回小城。”“是。还有吩咐么总裁。”“嗯,没了。”“总裁,需要小奴上去为您清理么”“呵呵,小妮子,你知道我在工作呀”“嘻嘻,总裁,我是您的心腹呀,怎么会不知道。”             “好吧,打发了那小妞,你就上来吧。”“是,总裁。”             萧总再次回到美琦跟前时,显得很恭敬了,“萧小姐,张总已经回小城了,他说明天会去找您,并让我送您回小城。”             “哦是么”美琦既失望又欣喜。失望的是她没能现在就抓到张峰,欣喜的是她明天就可以看见张峰了。             萧总命小刘安排林肯礼宾车送美琦回小城。小刘吐吐舌头,心想:“妈呀             这女人果真是总裁太太那山庄里的宋小姐是怎么回事呀“不过她不敢多问,只有服从命令的份。             小刘带美琦走出正门,稍候一会儿,便有一辆极其炫耀的、特长的豪华房车稳稳地停在美琦跟前,门童立即为美琦打开车门,并掩护上框。             美琦惊呆了回头看看小刘,小刘示意她上去,美琦这才确信这车是她可以坐的。“哇赛”车内的豪华装饰令美琦惊讶得只剩下惊叹了,在她并不丰富的词汇库里本找不到适当的赞美之词来形容这辆车。             她傻傻地坐进长长的真皮沙发里,车内的服务小姐打开一个小冰箱的门,拿出一罐橙汁,給美琦倒了一杯,服务小姐的全部动作都是标准的日式跪姿服务,只见她恭敬地举起托盘,跪在美琦面前:“请您喝橙汁,很凉爽的。”             “哦、谢谢”美琦有些受宠若惊,端起橙汁,慢慢品啜起来。此时美琦才发现车已经开出酒店好远了。             “你们总裁经常在这上班么”“我不知道,真抱歉我的职责就是为乘坐本车的贵宾服务好,其它的什么也不知道。”             “哦、、这样、、”美琦看无法从这服务小姐嘴里了解到更多关于张峰的事,便只好呆呆地看着车窗外闪逝的街景。             “哎、、你怎么还跪着,快起来吧,坐沙发上呀。”“谢谢小姐,我不能坐。”             “为什么”“因为我的岗位就是跪着。”“啊、、”美琦愕然了,不知该说什么,只好不说,目光有些迟滞地看着窗外,脑海里一片混乱:“这张峰远比我原先想象的还要尊贵啊他到底有多少钱看来已经不成问题了,而他究竟能否娶我倒是真正的问题了想必他身边不会缺美女,我能胜出么”美琦胡思乱想着。             再说这边的萧总,送走美琦,便径直上楼了,走到张峰办公室门口,门外一并排坐着三位靓丽的姑娘,她们都是秘书。             “萧总,请稍候。”一个秘书既是招呼萧总,也是阻拦萧总。“总裁,萧总求见。”“进来。”“萧总,总裁让你进去。”萧总刚要往里走,却又被两位迎出来的秘书挡驾。“怎么”萧总疑惑。             “嘻嘻,不好意思,萧总,总裁有令,今天不论谁要进去,都必须脱光下身全部衣物。”一边说着,两位秘书就麻利地把萧总的西服短裙給扒了下来。             萧总羞涩地双手掩面,任凭两位秘书“工作”,很快,萧总的美丽下体就赤裸裸地在走廊里展示給三位衣装整齐的女职员看了,更令萧总难堪的是她的蒂上还挂着一个金灿灿的铃铛呢。             “萧总,请进。”两位秘书分列两旁,为萧总打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而脸上却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异样笑容。             萧总很自然地、但却很感地扭摆着丰满的臀胯,走了进去,大门在身后悄然关闭,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幅靡的佳丽侍主图。             萧总走到张峰面前,恭敬地跪下。张峰转过身子,依然坐在老板椅里。班台下面那位秘书由于刚才艰辛的“工作”过于劳累,瘫倒在班台下面一时还无法动弹,伏在地毯上翻着白眼娇喘着,露在外面的美臀的中缝里面,正极其缓慢地流出晶莹、粘稠的黄白色体,没人理她,任由她慢慢恢复神志。             萧总熟练地用唇、舌为张峰清理着傲人的,就连粘在毛上的、涂到大腿和小腹上的粘也都一一舔食干净,最后,把一干净光鲜的恭恭敬敬地放进张峰裤裆里,然后给他系好裤带。             萧总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其她几位赤裸下体的女秘书便一声不响地跪在一边,随时听候总裁吩咐。             张峰喜爱地抚弄着萧总的秀发,萧总象一只乖乖的小母猫一样把娇美的下巴偎在张峰档上,翻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仰望着她的主人。             “好啦,我也该回小城去逗弄那个美琦小妞了。”张峰拍拍萧总的头,起身准备走,“我让雪茹给我准备的房子也不知好了没有,待会儿你催她一下。”             “哦,总裁,杨总说已经准备好了,那是我们江南金鼎房产公司开发的,特意給您选了一处独立别墅,并按您的意思装修好了,钥匙在那边的物业公司吴经理那儿,您直接去住就行了。”             萧总此时尽管赤裸下体跪伏在地上,但却不失女强人的干练,简明清晰地转达了杨总的交待。             “哦,很好嘛,你们这些小母猫,真是能干,不枉我养你们一场”张峰甚是满意,一边说着,一边就开门出去了。             “来来来,小宝贝们,亲个嘴,我要走了。”外面三位女秘书一拥而上,娇滴滴地抢着跟张峰亲嘴咂舌,恋恋不舍地把总裁送进电梯。             当张峰走出电梯时,江南金鼎集团的总经理杨雪茹已经恭候在大堂了。             “总裁,这就回小城么”“嗯。”“四夫人现在正在二夫人处聊天,您不去看看两位夫人么”“哦小枚什么时候来的”“今天上午十点钟,我去机场接的。”“她来干什么”“二夫人约她来吃午饭,说是楼外楼新来的厨子做得一手好鱼,特意约她来品尝醋鱼的。”             “哦,这两只馋嘴的小猫儿我明后天或许回来看看她们。”“四夫人下午三点的飞机就回去了。”“嗯干嘛那么急”“四夫人说晚上还有饭局。”             “呵呵,就为吃鱼飞来飞去真是的。”             “总裁,二夫人昨天说卡上的钱剩不多了,让我再拨入一笔款子。”             “哦,还剩多少”“我查了一下,还剩两百多万。”“哦,那是该拨款了,不过她怎么花得这么快上个月不是才拨給她一千万么”             “嘻嘻,还不是让大夫人給赢去了,听二夫人说最近玩牌,她已经输給大夫人六百多万了。”“呵呵,那她俩呢”“哦,三夫人也输了,好像是输了四百多万,四夫人小赢一百多万。”             “哦,原来如此,哼哼,从左口袋里拿出来,又流进右口袋里了。”             “嘻嘻,总裁真是娶了个绝顶伶俐的大夫人,有大夫人替您理财,万无一失了。”             “呵呵,那就給舒妍补拨六百万,給晶晶补拨四百万罢。”“是,一会儿我马上办,不过三夫人的款项从哪个公司出呢”“按照老规矩,让北方金鼎出。”             “是。”             张峰已经走到大门口了,看看四周人来人往,一切正常,便稍稍压低声音继续说道:“达芬奇那幅真迹现在可以出手了,你联络那个日本鬼子,告诉他3500万美元,少一个美分也不卖。”             “是,总裁,不过、、、”“什么”“在索斯比拍卖行估计能达到4000万美元。”“no,no,我用一万美元弄来的膺品,掉包换来了3500万美元,何必再去冒风险那500万美元让日本鬼子去赚罢。”             “呵呵,总裁英明。”             “哎,最近跟李省长睡得勤么可不要把那小鸟窝弄坏呦,那可是我的财产呦。”杨雪茹顿时羞红了脸,低垂眼帘,羞答答地嘟哝道:“总裁,看你,又说到这来了,人家会小心保护你的小鸟窝的。”             “哈哈哈,别急,逗逗你玩嘛”“总裁,小城那边的房子全部按您的意思弄好了,我已经通知那边物业的吴经理了,您一会儿直接去找他就行。”雪茹急忙岔开话题。             “好吧,小美人,我走了。”张峰的白色宝马已经停在门厅了,门童为张峰打开车门,张峰坐进驾驶室,回头招呼一下雪茹,便开车走了。

春月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春月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春月 阅读全文